Creature-wild

不喜欢RDJ和Watson小姐的退散退散

盾铁 分手日记(一发完)

 前言:傻白甜慎入!这是个糖。给我的兮兮 @Susie Stark 我没能填坑,对不起你哇哇哇。祝大家新年快乐❤️好像太迟了哈哈哈哈

—————————————————————

盾铁 分手日记(一发完)

2020年12月15日

      “今天纽约下雪了。

      我的意思是,为什么非得今天下雪?昨天、前天,甚至刚过去的一整周里,都没有下雪。我当然知道冬天会下雪,尤其是北美的冬季,十一月份就已经下了第一场雪。那是十一月的五号,还是六号?总之是个下雪的天气,上帝把一盆碎纸屑子一股脑丢进了叫人间的垃圾桶。看这个描述就知道,那并不讨…某人喜欢。他甚至讨厌下雪,骂骂咧咧的诅咒纽约的坏天气,声称要造一块生态蓝布将冬天的纽约牢牢包起来。

     但他还是与我在基地门口那片草坪上打了场雪仗。酣畅淋漓的那种,到最后歇战的时候我摸到了他汗淋淋的背脊和颈子,他的脸颊还余留兴奋的潮红(但也可能是被冻的)。他总是口是心非。屋里屋外两个样。我把他拖到那块草坪上,他就开心起来了。像个傻子。我们像两个生活在热带或者亚热带的从未与雪谋面的孩子,在结了一层冰茬子的石子路上乱舞着手臂歪歪扭扭的又走又跳。我牵着他,他的皮鞋老打滑(我试图让他换一双,但——哎,不说啦),不过他把那归罪于裹在他身上厚厚的棉衣和防风的夹克,没错,是我逼着他穿上了那些他从来嗤之以鼻的“擤鼻涕的小鬼才会裹上的蛋壳服”,我承认那实在有点重,他出门前曾苦着脸向我抱怨“这棉花比我的铁疙瘩还要重”。但那保暖效果很好啊,他没有血清,也尚未发明出什么“便携式暖气”,所以也不能怪我,对吗?坦白讲,那确实挺滑稽,照克林特的话来说,我们就像两只笨拙的憨傻的咧着嘴呼哧呼哧喘气的企鹅。  

     打住,我为什么要写那么多?我们已经毫无关系了。去做你的未来学者,去做你的大科学家吧,你已经永远摆脱我——一只天天冲你唠叨的不合时宜的二战冰棍。当然,我也摆脱你了,自大的工作狂,花丛中打转的花花公子,谁又能说清这不是我的幸运呢?

     总之,2020年12月15日,在纽约的不知第几场雪下,我分手了。

     补充:我丝毫不难过,因为对方是个不可理喻蛮不讲理的混蛋!”

                                                                                               

                                                        雪夜于布鲁克林

                                                        史蒂夫.罗杰斯

2020年12月15日

      “我今天分手了。我现在喝了一点酒。我盖上被子了。

       补充:去你妈的罗杰斯。”

                                                             没有落款


2020年12月20日

      “我打包票我最近没做过任何缺德事。我认真训练,每天早上六点起床,沿纽约东河跑圈,我同样在那辆橙黄色的咖啡车里买一杯黑咖啡和一只三明治,加鸡胸肉和腌黄瓜,最近在伊丽莎白路第三个十字路口的拐角处多了一名乞讨的老人,我每天给他两个硬币或一张两美元的纸币,我甚至救了一只被北风刮到地上的小山雀,它在我手心里瑟瑟发抖,可怜的小东西,怎么会到这冰冷的水泥森林里来?然后我回家,啃着面包焦黄的皮,腌黄瓜的咸汁让我喉咙发痒,于是我喝了一口咖啡,对,很正常的喝了一口咖啡。但——但,我不得不用两个但来表达我的讶异。但——我怎么会遇到他?

      在我回家必经的那个拐角,一家卖玻璃制品的店面里面,我刚把装着咖啡的纸杯从我嘴巴下拿开,那实在太烫了,弄得我口腔发麻,然后,然后,我就看到他了。噢,但愿我皱着脸吐舌头的蠢样没被他注意到。他来这里干什么?史塔克工业并没有设分部在布鲁克林。他喜欢这家店的玻璃罐子?这确实是家老店,彩塑玻璃做得可爱又缤纷。噢,我看到他拿起了一只蓝色的兔子,他喜欢兔子?哦不,他又放回去了。他抓起了一个花瓶,彩色的,浮绘道道斑斓的霞云,他有花要放?最近有人送他花?除了我也有人送他花?死性不改的浪荡——啊,我庆幸我没骂出口,他没买那个浮夸的丑陋的长颈瓶子。他没再看任何东西,背着手在小小的店铺里晃了一圈又一圈。我在那儿也动不了,像被施了定身术,像根木头桩子。我该不该上去打个招呼?我一直这样想,不,要打招呼也是他先冲我,我压根没想要把自己藏起来,我就站在马路路牙边,一动不动盯着那家店门口不断有人摇响的风铃。他要是来这儿见我的,那他就应该能发现我,毕竟我就站在他面前,只隔了一堵透明的玻璃墙。

    我等了好一会儿,真不知道他哪来的耐性,在那间三分钟就能饱览全貌的小店里驻足了整整半小时。那只兔子,那只圆乎乎的蓝兔子,他已经拿起过三次了。我把姿势换了一个又一个,最后就近找了张椅子坐了下来。我也不知道我在等什么。

    等他一个抬头?或许是吧。我坐的位置就在他视线正中间,他只要一抬头,嗯,就能看见我。

    和我身后那个穿蓝裙子的姑娘了。

     他的确抬了头,的确朝我的方向望了过来,的确走向我,也的确从我身边视若无睹地擦过。

      那是个漂亮的姑娘。宝蓝色的裙子,裙裾柔软,裙角从米色风衣下露出一条细细的边。他们从我身边走过,他揽着女孩纤细的腰——那通常是他的手在我身上的位置。他们共捧一束玫瑰,是之前他在玻璃店门口从卖花姑娘花篮里捞起的一束,是我以为他会走过来递给我的那花。

      今天好累。”

                                                  睁着眼睛睡觉的

                                                   史蒂夫.罗杰斯

                                                  

2020年12月20日

      “我重新审视了一下我的方法。有点蠢。我天才的大脑怎么能想出这样荒唐的法子?都怪罗德,他老给我出这种费劲不讨好的烂主意。这一点用都没有!他压根没有一丁点难过的意思!他从我身边直挺挺地站起来,又直挺挺地走掉了!枉费我今天起了个大早!我研究了他跑步的路线,坐在一辆又脏又破的出租车里跟在他屁股后面偷窥了他三天晨跑!我!

       我得冷静一下。

       我喝了一大口冰水。现在能够使用句号来写完今天的日记了。话说谁他妈发明的日记这种蠢玩意儿?这东西除了能提醒自己曾在某人面前出了大丑之外还有其他用途? 

       我又灌了一口水。

       我的胃有点不舒服了。

       总之我告诉了罗迪我跟某位大兵分手的事情,罗迪自告奋勇要帮我挽回这段来之不易的感情,他的原话是:“你和队长多不容易才在一起的啊,你之前都肖想过他多少遍了,你现在不难过不沮丧不失望?”

        妈的,我的确又难过又沮丧又失望。我只是让他少管我的私事,例如什么时候起床什么时候睡觉,什么时候该穿又厚又重的皮棉袄(答案是never),他已经插手太多,我甚至给了他整座基地的最高权限,但那绝不是给他每晚拉下总电闸用的!我都叼着手电筒在断了电的工作室里叮叮当当摸黑工作多少次了,他还是不肯体谅我!甚至因为这个跟我分了手!我!

       dummy是个好孩子,他给我弄来了一壶浓稠的黏糊糊的黑咖啡。我怀疑他倒了十桶的量,因为我的嗓子眼儿现在被咖啡粉糊住了。

       不管怎样,我还是希望他回来。可恶的罗杰斯,你不在,我的胃快要穿孔了。

       补充:我真他妈讨厌玫瑰花。”

                                                       今晚不工作的

                                                        托尼.史塔克


2020年12月24日                                                                   

      “今天是平安夜。

       我没有买苹果,也没有买火鸡。隔壁布朗太太给我端来了一个南瓜派。但我不想吃。它现在就躺在我的日记本边上,我看到它金黄的边被烤得有点糊。

       我没再见到他了。我最近常以为他就在布鲁克林,就在离我家、离我跑步的地方不远的街角。我家离东河有三条马路四个十字路口,每次我等完一个红绿灯,过完一条马路,就总以为会在某一家店铺边上看到一个小胡子。他打着领带,西装整洁没有一丝褶皱,蓝宝石的袖扣闪闪发亮。我也的确时常在某个拐角见到一些熟悉的细节,修剪整齐的胡子,汤姆福特三件套西装,一尘不染的光亮皮鞋尖,每当那种时候我就会跑上去,拍他的肩,让他转过来,让我看看那到底是不是我的托尼。很不想说,但我必须接受这个事实,没有一次是他,没有一次转过来的脸是我熟悉的。那么多似曾相识的细节,也拼凑不起一个完整的我的托尼。

        这注定是我一个人的平安夜。不,这注定是我和一只南瓜派的平安夜。说到这个,就不得不提去年的平安夜了。那是一个我、托尼和一只南瓜派的圣诞前夕。我们搭伙出了一个“圣诞日特别任务”,反派们的确比超级英雄更敬职敬业,他们在去年的12月24日策划了一场袭击迈阿密港的小节目,企图用一船军火沿迈阿密港攻击整个东海岸。我和钢铁侠,接受了别人都拒绝的特别任务,从纽约赶到了迈阿密,感谢他的盔甲,我得以带着一肚子冷风冷气与坏蛋们斗智斗勇。最后我们取得了胜利,说实话那不太难,托尼用他的掌心炮和肩部铠甲里那些小玩意儿引爆了他们所有的军火,把一场原本危险至极的恐怖袭击变成一幕烟花派对。我们借着推进系统摇摇晃晃立在半空中,那些火星和斑斓的烟雾就在我们身边,近在咫尺,我敲了敲他硬邦邦的头甲,他用机械音回答我“队长,半空中打开头甲会使盔甲内气压失衡的”,于是我放弃了让他露出一张脸的想法,转而——这很甜蜜——转而吻在了他冷冰冰的面罩上。那两只发着白光的眼睛紧紧盯着我,他的手锢在我腰上,快把我整个儿弄折了。不过——正如我前面所说,那很甜蜜。

       回到总部的时候已经是第二日的凌晨,圣诞的清幕,我跟托尼偷偷溜进厨房,用冰箱里仅剩的一点儿南瓜和面粉做了一只南瓜派。他吃东西的时候嘴角还沾着白白的面粉,像一只偷吃糖粒的老鼠,眼睛晶亮,胡子一抖一抖,全神贯注的看着南瓜派,或是看着我,很可爱。

       他管那叫定情夜。我不置可否。毕竟那晚有闪闪亮亮的烟花代表我的心,有沙滩上光着脚丫的人群愉快的欢唱祝福(我权当那是对我们的),有大海微波送来一阵阵咸湿的温暖的风,像一条被子,将我们两个牢牢裹住。我甚至可以浪漫一点儿对他说“我伸手就可以摘一颗星星给你”。哦对,还有南瓜派,和他胡子上的面粉,最后被我舔掉了。

       现在我心里好受一点啦。我还有一只南瓜派呢,不是吗?

       啊,我的门铃又响了,估计又是布朗太太,她刚刚说要给我一份烤好的火鸡腿。所以今天就到这里啦,明天圣诞节,我会在这上面写一个愿望的。

       补充:布朗太太的南瓜派没有我烤的好吃。” 

                                                              

                                                    没来得及落款

2020年12月24日

       “我甚至没有一只南瓜派。当然我并不是在怀念什么,罗杰斯烤的甜点又甜又腻,糖粉快把我的胃都填满了。他做的南瓜派一点都不好吃。

        妈的,可我就喜欢他做的南瓜派!”

                                                    

                                                    没来得及落款

2020年12月25日

      “我的愿望成真啦。感谢南瓜派。

       该死的罗杰斯。但同样感谢南瓜派。”

                                                   

                                                    于圣诞清晨

                                                    执托尼手史蒂夫书


评论(15)

热度(1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