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ature-wild

不喜欢RDJ和Watson小姐的退散退散

盾铁 沙漠之书(1872)

盾铁 沙漠之书 (1872)

 前言:书信体,虐,慎入

———————————————————————

托尼.史塔克 亲启:

       你好啊,史塔克。

       真不敢相信我现在正伏在这张破桌子上给你写信。我是说,如果你看到这纸上有几排弯弯曲曲的蚯蚓似的文字时,请不要惊慌也别惊讶,我没发生什么事,至少现在没有。我——我只是在紧张,天啊,真不愿承认这个。这的确是我第一封信,别拿去炫耀,真的。我只是想把这个作为我紧张的理由。所以——无论如何,请你别介意,用你那颗常被人忽视亦可能被你自己也遗忘了的善良、宽容之心坚持着看下去吧。

        哎,终于熬过令人尴尬的开头啦,我想我能正式开始叙说一些事情了。别害怕,不会特别冗长,但可能有点儿枯燥。我不会讲我是怎样成长的,从一个豆芽菜变成一名“难容暴政的、多管闲事的”镇警长。但我想告诉你的是,我曾见识过逢时镇的好时光。真就如你歌里唱的那样呢,“夏日灿烂,玫瑰难怀”。你还记得吧,这首歌,我不确定你记不记得,因为你当时醉醺醺,酒气能穿破我的窗子,横冲直撞地熏坏我整个房间。你的聒噪可让我恼坏了,不过,尽管你时常让我生气,时常让我恨不得从没认识你——但我没那样认真想过,你知道,人在生气时总会冒出一两句混帐话。

     事实上,有你陪伴的日子还算不错的,哦,我这算得上煽情了吗?希望你看到这句时,别想流泪,因为我现在就有点儿眼眶发热了。你是少数的,极少数的逢时镇的清醒人了,你、我、娜塔莎、班纳医生,再算上卡罗尔,或许把红狼也加进来,你数数吧,掰着指头数数吧,看看是不是满打满算,这整个镇子也只有这六个清醒的人尚在了。我不敢想象失去你们任何一个,逢时镇会变成一番什么模样。但也可能不会再坏了,因为这一团糟的镇子已经烂得不能再烂。虽然看上去繁华依旧容光满面。

      这就好比一个苹果,还挂在树梢呢,红艳艳的脸蛋和饱满的身材看起来诱人极了,于是有些鸟儿经不住诱惑就去啄了,它们把长长的喙伸进甜美的果实内部,用细长的口腔吸管吸吮美妙的甜汁。然后,然后可怖的事情就发生啦,你将会看到,它的翅膀耷拉了下来,眼睛里结出一层白翳,浑身冰凉呈现出一种诡异的黑紫色彩,不一会儿,它就会变成一块水泥,从树梢上滚下来了,脸上还挂着幸福的笑呢。为什么,我想你会问我为什么的,我知道你从不愿在这些隐晦的比喻上耗费一分一秒,所以我会告诉你——这颗苹果早从心子里就烂透了。菲斯克和罗克森,这两条可恶的蛀虫,用他们权力的尖牙和横暴的毒液把逢时镇的果核啃噬得一干二净,将果肉浸得剧毒无比。而那些鸟儿呢,就是无辜的镇民,我害怕他们总有一天禁不住权色的诱惑,终与镇长之流为伍,毕竟,你我都知道,飘渺无形的法律和正义,远没有看得见的权威和流血的暴力那样巨大的震慑力。如果那一天成了真,在我看来,那就足称得上是世界末日了。而我,无论如何也要阻止这个恐怖的噩梦成为现实。

     我猜你读到这里会有点背脊发凉,哎,我绝非故意,只是一谈到这些,就收不住笔。我们该谈点轻松的事,对吗?比如我们的秘密基地。哈,你一定会嘲笑我这么称呼它。其实我一直这么叫它的,只是从未说出口。那片荒漠,也许是这世上仅存的唯一的净地了。这多可笑,托尼,你听听这多可笑,我们被逼到一片寸草不生的荒芜绝境,还庆幸地认为那是一片日光月华笼罩的光明净土。我们是不是已经脑袋坏掉了?但我是真心喜欢那儿的。我们一共去过三次,我猜你只记得两次,因为有一次是我驼着你去的,你喝得烂醉,酒保跑到警局来给我打小报告,他骂你是个酒疯子,我有点生气,但没跟他计较。总之,我去接了你,然后把你一路背着,驼到了那块“秘密基地”。说真的,你有点沉,少喝些酒吧,我的背都快完全贴合上你的肚子了。但——那的确是段美好的回忆。

     逢时镇难有的晴朗夜晚,月亮从云层里钻出来,白白胖胖,像个圆盘。你知道我一直很讨厌新月,那是把镰刀,是个幽灵,它时时刻刻能要人的命,我害怕它嘴里突然吐出一团咬人的光来。你也该庆幸那晚上月光清明,多亏了那皎皎的光,我才能照顾你,给你擦掉嘴角溢出的酒液。你总不是那么好伺候,我一边给你松掉高领衬衫上的扣子,一边还得听你伴着酒嗝儿的胡言乱语。你说:“我真他妈看不惯那头猪猡趾高气昂的模样——罗杰斯,你这死守秩序的烂家伙——你得早点儿解决掉他...嗝…不然你会后悔,我发誓你会后悔的!你会付出代价!”如你所愿,托尼,明天,明天我就去解决了他。解决这摊破棉麻似的纠缠不清的烂事。他们逼走了尼尔森法官,惯常的手段,威逼利诱,使得那最后能主持正义的人也没了。我已经一无所有、走投无路,如今,但我仍能感到法律和秩序的光在照耀我,我能从中汲取力量——从我胸前这颗星里,抽出一缕支撑我明天孤注一掷的勇气和胆魄来。

      别为我担忧,朋友。也别为我心伤。我不一定会怎样呢!我还有把枪,它正稳稳地插在我的鞋鞘里,我还有一颗警觉的脑子,容不得他们再耍什么花招。再不济,我还有娜塔莎,她是个奇女子,我还有班纳、有红狼,有你。我不害怕,也不恐惧,不紧张,甚至不激动。这只是一件平常的不能再平常的事,不用多说,我相信你明白一名警长的职责。我似乎就为此而生,也理应为此而死。莎拉曾很是夸奖我难能的正直的品格。哎,我说过不谈我的成长的。所以让我们回头看看,还有什么值得叙说的。哦,对,我说“我是见过逢时镇好时光的人”。

     彼时我还不用见证一个逢时镇阴沉的下午是如何变成了逢时镇凄凉的黄昏。彼时草长莺飞,森林遍布,鸟儿飞翔不息。你见过蝴蝶花和草茱萸吗,小小的几点白色,点缀在绿莹莹的草地中央,还有蝴蝶和蜜蜂,嬉笑打闹,丝毫不怕人,会绕着你转圈、飞舞,最后停落在你竖起的指尖上。甜甜的花粉和蓬勃的生机经由这些小精灵飞向远方,飞过镇边境的铁路线,飞向荒山和雪原背后的世界。我猜它们已经替我见到了欢快的牧童和成群白羊,也替我相逢了从未谋面的湛湛海洋和水港。多么美,多么美,我现在回忆起,仍想落泪。

      所以你是明白的,托尼,我的抉择,我注定的生命的导向。人们总以为通往某个目的的路有许多条,四通八达,条条道路通罗马,但不是的,一向就只有两条,一条生,一条死。我和逢时镇的命运早就缠在了一起,幸运一点儿,我们双生,不幸一点儿,我们共同赴死。但,只要有一丁点儿可能,我能让逢时镇活下来,再次拥有以前的荣光,任何代价,我都是愿意付出的。

     我通篇在跟你讲正义,托尼,你现在明白了一点儿吗?如果仍是懵懂,那也只能靠你自己探寻了,你知道,心里的东西,挖出来变成文字总是那么不容易。我说了那么多,你肯定觉得乏味极了,我现在就能想到你皱成一团的脸上铺陈的满满的嫌弃表情。那就来说点我们之间的事吧。我希望你明天去喝点儿酒,最好从早喝到晚。哈哈,这话把我自己也逗笑了。你是否会认为我是个颠三倒四的人啊,我明明在这行字上方不远才嘱咐你要少喝点儿酒的。但——明天不同,明天注定是个不寻常的日子,尽管在我的日志里,它并不特殊,我不会为它点一个红点或加一条下划线,顶多,顶多加一个标注“逮捕恶霸真凶”。但,去喝点儿酒吧,托尼。就在街角那家小酒馆,让年轻的酒保为你端来一杯橙黄色的嘉露,多好的名字,那绝对是最适合庆祝的琼枝甘露。我会去陪你喝完整整一瓶的。如果我还在的话。

     那现在,我要给你另一个如果啦。请你看下去,别因为逃避和恐惧而丢开双手。如果,托尼,我是说如果,我明天遭遇了不测,一颗子弹从我的胸膛或者脑门贯穿而过,请你一定,也要去喝些酒,且千万别举起枪。我是知道你的原则的,我不希望你因我而背弃你的誓言和约定,那会被你的真主唾弃,若这世上真还有仁慈的主的话,我希望他庇佑你。你要去喝点酒,答应我,你一定要去。喝得烂醉如泥,喝得神智不清,喝得双目皆空摇摇晃晃。去尽情打闹尽情撒泼吧,砸碎那些瓶瓶罐罐,敲烂那些可恶的镶着金框的描述奢靡生活的“名家大作”,去公路上拦一辆双轭马车,告诉他们“逢时镇唾弃这些肮脏玩意儿”!我会在面见上帝时为你求情,他不会怪罪一个脑子混乱的醉鬼的。

     那——如果你发泄完毕,头脑重归清醒,四肢不再麻痹僵化,我希望你别去其他地方,别去荒漠,别去大山,别去我的警署,别去你熟悉的、关于我的任何地方,别走我窗前那条你唱歌跳舞的道路。直直地回家吧,托尼,别回头,睁大你的眼睛,我一直暗地里称赞的那对被沙尘和风暴蒙灰的宝石,让它们成为你的新路灯吧,你总归要一个人回家的。提醒:你要留心酒馆门口大约四五米处一块凸起的灰石,你每次,至少是我去接你的每次,你都会在那儿踉跄一下甚至摔上一跤,请你务必小心,头破血流的样子并不好看。但——我今天说了好几个但——若那时我的灵魂尚未被冥界的鬼差收走,那你就走大运啦,我一定、一定会守在那块石头旁边并且接住你的,但愿你已瘦下一些,我害怕那双随时会被月光同化的双手,再不能撑起你整具身体的重量。我还要担心会不会吓到你。

     写到这里,我也开始伤感了。但不为我自己,也不为我还没来得及完成的事(例如去阿提卡看看风车和海鸟),不为别的,只为这镇上残存的良知和仅余的善良人,他们过活的太辛苦,而我竟没有把握会为他们取得一场胜利,也竟花了这样大的篇幅交代我的身后事。但必须这样做,我已预感明天会是恶战连连,实话说,现在充斥着我胸膛的,已不再是毫无畏惧的壮志满满了。我要把这归咎于今晚的新月,你知道我正坐在窗边,一抬头就能看见那把索命的镰刀。不说这些了,我不能自己给自己添堵。

      最后,托尼,恭喜你看到最后啦,我还需要你一个保证,等你收拾完你自己过后,记得妥当处理我胸前这颗星。把他交给别人,或留给你自己,都由你来选择。

      现在,我要去睡觉啦,我关上了窗户,不让那弯刻薄的月亮再扰乱我一分一毫。逢时镇另一个日出又要开始啦,但我没精力跟你一起看了。我知道你喜欢日出,你说那白光和生机能让你枯涸的心田重绽朵朵莲瓣。原谅我今日的缺席,以后,逢时镇会有更美的日出和月落,我会陪你看的,我保证。

                                                         你的

                                                         史蒂夫.罗杰斯

                                                  于1872年某一新月夜


评论(11)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