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ature-wild

不喜欢RDJ和Watson小姐的退散退散

【盾铁】Phantasus.01

山鲁绝对是更文超级认真的太太,虽然更得比较慢,但是每次更的字数都能让人回味好几天。设定棒剧情流畅人物深刻,对话会让人有一种“这就是原剧情”的感觉,真的非常非常棒非常非常好看,借此给山鲁太太表个白❤️

Mistletoe:

这是篇很好的文,作者的笔触、文风、剧情都是上乘,故事构架层次清晰,人物刻画丰满,有深度。很喜欢里面盾铁坐在一起对话的每个句子和动作细节,描写的非常贴切到位。这么说吧,我写点东西大概只会揪着点人物特点肤浅地瞎写,但山鲁是会还原人物,是会让人觉得,啊,他们就是这样的。文已经更到第十章,如山鲁所说,每章她都爆字数,我对这种功力深厚却又态度认真的写手简直无法自拔,希望更多人可以静下来好好尝尝这文,不吃亏不上当,看过的都说好,当然,我特别爱山鲁。


_山鲁佐德_:



 




*题目注明:Phantasus,方塔苏斯(希腊语:Φαντασός)是希腊神话中的梦神之一




*背景:无明确宇宙背景




*分级:PG-13




*梗概:铁人一次度假归来,发现身边的一切都改变了,这个世界连同他的记忆一起在变得和平美好。但这也是最恐怖的事情,超级英雄存在的证明和他们的感情也随着那个熟悉的世界一起离开了




 




 




 




 




1.




 




火焰如巨大的幕布般铺天盖地卷下来,里面钻出密密麻麻的机器人,它们每个八只脚,那些拙劣的蜘蛛腿在月光下反射出金属的光泽。然而这对他们来说只是小怪,用不着谁发布号令,浩克率先将他们甩出了两条街,钢铁侠飞身躲开一把金属碎片,“嘿嘿当心。”鹰眼说:“该当心的是它们也有队长要来了。”




他觉察出队友们投来的眼神,这时地面发生剧烈晃动,击打建筑的碎石纷纷掉落,视线里弥漫着灰尘,下意识拿盾牌去抵挡,导致的结果是那个古怪的机器人从一片砂石间冲出来一拳揍在盾牌上,发出沉闷的撞击声,自己也被震退好几步。这时猎鹰从那个怪物的身后攻击,怪物转过身去的刹那,钢铁侠一边往外发飞弹一边大吼道:“你愣着干什么,不是说好的趁这个时候一起攻击的吗!”




盾牌飞出去了,娜塔莎不满意起来:“群攻啊!你有没有点群攻技能?”




“算啦,这局没救了。”




“妈的不该组野队啊!”




冷眼看着鹰眼和绿巨人头上的血条减少,他收回了盾牌,这时另外几名队友看到了界面显示的弹窗:【美国队长已退出游戏】




 




托尼·斯塔克没等他们反应过来就关闭了游戏。此刻办公室里只剩下他一个人——他终于感觉到只剩下他一个人,因为之前游戏里那些战斗场景模拟的那么真实,响声,呼啸的武器,那些人,全部都被科技重新封装,把一群代码严丝合缝地编织成新的视网膜送给大家。所有人都享受这种欺骗,柔软无害的欺骗比任何纪录片都感人。




但偏偏他就是不能。他本该为这些自豪,因为他们说这是斯塔克的技术,即使他忘了究竟是什么时候莫名其妙做出这么愚蠢的技术的。当一次美国队长倒是很带感,透过美国队长的眼睛去看各种人格充斥的提线木偶则是一出并不可笑的闹剧。




 




钢铁侠不存在。美国队长不存在。复仇者联盟不存在。那些他们憎恶的家伙们也不存在。统统不存在。




 




这个世界确实只剩他一个人了。




托尼坐在黑暗的办公室里,只有显示屏发出微弱的蓝光映在他的脸上。即使这束光很努力,也只够得着这一点点距离,它温柔,竭尽全力地赶上对面这个人的目光,然而这个人什么也没有看,或者在看着根本不存在的地方。那束蓝光最终有点落寞地覆盖进他的眼睛,屏息止步。




如果你能从监视器里看过去,就会发现周围的黑暗把那束蓝光包裹得像钢铁侠胸口的反应堆,你当然能想起这个,钢铁侠这个虚拟角色在全世界范围内都很火。




 




托尼下意识将手抚上胸口,那里平坦结实,心脏有力地跳动,和所有健康普通的人没什么不同。




但你知道,他是不会放弃的。你也在等着他证实那个梦境。




 




 




2.




 




在实验室外等待的佩珀利用这点空闲算了算,托尼已经有二十一次向他询问常识问题了,比如“现在的美国总统是谁,不我不想打开网络,我已经神经衰弱了”“你真的没有看见我的手臂?最新款的,装有……反正你就是不相信我可以在手办里装武器是吗?”“既然从来都没有发生过怪兽入侵地球事件,至少告诉我我是什么时候停止斯塔克的军工生产的,做得到?”……




佩珀向他露出熟悉的微笑,她也至少相信这个不太靠谱的老板还记得这种微笑,了然于心但绝不妥协的。




 




“斯塔克工业从来没有做过军工,从您的父亲开始,这个姓氏都是天才发明家和慈善家的代名词,受所有人的尊敬。”




 




佩珀看见托尼疑惑的脸很快转换成了轻蔑。




“真讽刺。”




她回想着这些,一边看向手表,八秒,七秒,六秒,他很快会出现在门边。




 




移动门平缓地打开,她挺直腰板,“斯塔克先生。”




托尼举起右手阻止了她接下来的话头:“不管今天有什么行程,全部帮我取消掉。”




“您前天和昨天也是这么说的,斯塔克先生。”




“所以……你已经给我安排好了,是吧。”托尼满意地点点头。




“能推掉的都推掉了,但这个您不能缺席,”佩珀举起写字板,“预先提醒,两天后,将举行斯塔克承办的超级英雄武器博览会兼拍卖会,拍卖所得的资金全部用来做先天疾病儿童慈善。您已经做了三年,孩子们都在等着直播。您强调过,无论如何不能让孩子们失望。”




“哇哦。”




托尼拿过写字板,微微皱起眉头。




“我没听说过,是什么武器,真的还是假的。”




佩珀又露出那种委婉的微笑:“他们是传说。就像会吐火的龙一样。”




“但有可能龙眼或龙牙是真的,对吗?这算是物质文化遗产?”




“斯塔克先生,它们都是假的。只是我们花大价钱和大功夫做出了符合那些虚拟设定的物品。这很稀有。”




“比如有人工智能的钢铁侠盔甲,砸不烂的振金盾牌,拿不起来的锤子之类?”托尼爽快地给了佩珀一个拥抱,“小辣椒,不管我这是穿越了多少个时空,你还是一如既往那么能干。”




 




被这个动作吓到,佩珀反应慢了几秒,等她回过头去想要追赶托尼时,托尼说道:“我会去的,不过在这之前,我需要找一个同伴。”




“史蒂夫·罗杰斯先生?已经给他发过了请柬。”




 




在托尼露出继续夸赞自己的表情之前,佩珀继续说:“可是他礼貌地拒绝了。”




 




“这是个问题,”托尼说,“也是我今天要去解决的。”




 




 




3.




 




托尼是在某一天早晨起床之后发现一切都不一样了的。他想过一百万次那个早晨和平常有什么不一样,但都失败了,因为托尼·斯塔克的每个早晨确实都会很不一样,比如会在各种床上醒来,窗外会是各种不同的风景,甚至有的时候没有窗户,至于关于床上的更多细节,他决定停止回想。除此之外,如果说有什么自身的特征变化,他再聪明也猜不到每天先睁左眼还是先睁右眼会对这个世界造成什么影响。他倒是想过自己无意间做出点蝴蝶效应的事来,但绝不会蠢到幻想抹杀过去——哪怕它看起来并不太好。




他只记得自己结束半个月的度假回到复仇者大厦,到达的时候已是深夜,于是直接去睡觉。这一夜的睡眠质量好到让人惊讶,他感觉几乎才过了一秒,就有人提醒他起床了。




托尼确定自己还处于睡梦中,因为叫醒他的是贾维斯。




 




现在他已经习惯贾维斯在自己于大厦里走动时发出各种通知了,习惯贾维斯在自己工作时夹杂着调侃的高效率帮助,习惯贾维斯依旧陪伴自己度过每一天,就像从前那样习惯。




但“在真实的世界里,你已经不存在了。”




托尼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感觉自己很残忍,而对方只是温和地回答“然而我现在还在你的身边,先生。”




托尼这才尝到内心渗出的苦涩,他只是在对自己残忍。




 




——不断向自己强调着,这一切都是假的。所有幸福都是假的。




 




地球从未被任何外星生物或要命的魔法侵犯过,所有曾被毁灭的地方现在都安居乐业,所有死者都继续着生前未完成的事,所有痛苦的过去通通被改写成祝福、祈愿和婚礼。超级英雄从来没有受过人们的诟病,因为他们存在于漫画、动画和游戏中,他们是孩子们的信仰和成人们的精神。




“这是不可能的,谁来解释一下我的钢铁侠盔甲?谁来解释一下到底是哪位英雄藏在那些钢铁下面?”




贾维斯回答:“没有什么人藏在盔甲下面,钢铁侠就是钢铁侠,美国队长就是美国队长,雷神就是雷神,以此类推。鉴于你的健忘程度,我建议你去再重读一下漫画,先生。”




“哦,我明白了。”




托尼捏着手里那块金属,它被别人称为手办。他用力地重复:“我明白了,那些英雄,你们的所谓信仰,他们都没有名字。他们连名字都没有。对吗?”




 




 




这些天里他去找过罗德,他们还是朋友,但对方听到“战争机器”时忍不住大笑着拍打他的肩,“如果你是钢铁侠的话我大概就会有这个称呼了”;他用各种手段搜索娜塔莎和克林特,以及原神盾的所有他能记起名字的人(说实话,这个范围很小),他们基本上都在州警、FBI或者CIA之类的地方,有些没能查出来,但也大致跑不了,因为他确实没法想象娜塔莎做点别的平常的工作——或者说她可以做几乎每一个平常的工作;他拜访过布鲁斯·班纳,他依然是个很有学术成就的教授,但除了聊了一天的天体物理学,并没有取得什么进展,托尼决定下次和他讨论梦的解析;他甚至找到了简,但她从来不知道有托尔这个人,托尼无比惋惜,感叹上帝给了很多人幸福却也剥夺了很多机遇;他几乎找了所有能找到的人。




 




但没有史蒂夫·罗杰斯。他就像托尔和洛基一样,彻底从这个凡间消失了。




 




托尼越是找不到他,心里的期待就多了一分。这渴望一直攒了下去,远远比焦虑强烈。如果说曾经这个人是个属于过去的,托尼现在真的巴不得他永远属于过去。现在托尼·斯塔克也属于过时之人了,未来主义者可以和老家伙站在同一起点上研究真正的未来了。他这么想。




但是,真孤单啊,队长。




一个人留在过去,真孤单啊。




 




所以当托尼终于在茫茫数据库中把这个不起眼的名字和姓氏匹配上照片时,有什么像开了闸的洪流一样涌上了他的心扉,就好像之前压抑着的焦虑和孤独变本加厉地报复了回来。




冷静地记下地址后,托尼换上新的衬衣和西服,他明白那些焦虑和孤独为何那么来势汹汹了,它们合成了一股新的军队,叫做想念。




 




如果现在遇见你,打一仗,我确实会丢盔弃甲吧。托尼想,别让我失望,我这边的阵线早就输不起了。




 




 




4.




 




现在你可以看见期待已久的他们会面的情景了,不管美国队长属不属于这个梦境,那都应当是具有标志意义的会面,就像不管你是否相信超级英雄在这个世界是真实存在的,你都把他们看作真正的英雄。




你想这两个人应当在狂风暴雨中重逢,美国队长撑着伞站在空无一人的街道尽头,看着那辆漂亮的车在风雨中呼啸而来,直直冲向自己,风驰电掣,带着主人的犀利和骄傲;雨水剧烈擦过车窗,钢铁侠望向那个等待着自己的人,仿佛站在世界尽头,是灰色天空下唯一的光亮,伞骨飘摇,而他坚毅笃定地站在那里,不挪动分毫。




或者他们会在某个灾难中重逢,他们救助那些平凡的人,即使他们现在也是平凡的人,等两个人灰头土脸地抬起头对视,就知道对方还是从前的那个老朋友;再或者,他们会不断地因为各种事情错过,等某一次的惊鸿一瞥,他将再度回到他的身边,说一句好久不见。




然而这些都没有发生。




没有什么意外,也没有什么壮丽的创世纪场景。你默默看着托尼·斯塔克按响门铃,看着他询问工作人员,然后走到了目的地。




 




你才想起这天的阳光未免太好,初秋的天气把那些光泽包裹出透明的质感,午后的房间弥漫着淡淡的咖啡香味,托尼站在门边,史蒂夫·罗杰斯本背对着他坐在柔软的圆形沙发上,听见响声便站了起来,转向他,露出淡淡的微笑。你看着这个高大英俊的年轻男人,他的眼睛和头发都明亮。史蒂夫穿着宽松的格子衬衫,工作时的粗布裤子,托尼注意到上面留有几点颜料的痕迹。木质地板把阳光拢得更温暖了些,眼前的一切显得像块烘焙得体的松软的蛋糕,甜美幸福,恰到好处。




托尼的心急速沉落下去。




“斯塔克先生。”




在踏入房间的那一刻,托尼就知道史蒂夫没有办法陪他留在过去了,因为越美好的东西,越虚幻。




 




“你在这里工作,多长时间了?”托尼走进来,感觉自己踩了一脚的奶油。




史蒂夫把双手放在皮带上,回答道:“刚进来没多久,还在实习期。呃,虽然很冒昧,我还是想问一下,斯塔克先生突然联系公司要见我,是因为?……”




托尼歪过头去看着史蒂夫,这个人露出天真困惑的表情真是犯规啊。




“你喜欢这个故事?”他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只是随手从书架上抽出一本超级英雄的漫画。




“我敬重这个故事。”




“所以你会把这个作为本职工作,一直画下去?”




史蒂夫微笑:“如果可以的话。你知道,我现在还只是画师的助手。”




“我不喜欢这个故事。”托尼说。




史蒂夫轻轻皱眉:“斯塔克一直是这个故事的最大赞助商。”




“可我不喜欢,”托尼尖锐地说,“你猜我喜欢什么样的英雄故事?美国队长并非一出生就是二战英雄和全民领袖,他原本是个,人,一个普通甚至在某些方面还不如普通人的家伙,他曾经——你去过布鲁克林吗?”




“我从来没有去过布鲁克林区,不过我想会为了这个故事去采风的。”




托尼已经不想再说下去,他嫌恶地把那本漫画塞回书架,好像它要吃了他似的。




“你应该回去看看。”




 




你看着托尼·斯塔克,他缓慢地又重复了一遍:“你应该回去看看。史蒂夫·罗杰斯。”




 




“我不明白……”




“史蒂夫·罗杰斯才应该是那个美国队长,”托尼直视他的眼睛,“以前我还不明白这有多么重要,但现在我明白了。队长,你真的相信你现在所过的生活,是真实的吗?”




 




你确定这是听说这个梦境以来所看到的,托尼最直接也最绝望的一次努力。你甚至可以想到他几乎就要扑过去摇晃史蒂夫的肩膀大吼“你给我醒醒”了。




但他还在忍耐着,他盯住对方那双漂亮无辜的蓝眼睛,咬牙切齿地想要钻进去。




 




“抱歉。”




你听见史蒂夫这样说着,这时你突然看见了属于美国队长的目光。这个年轻男人用温和但是不容置疑的语气回答道:“虽然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但一个人的人生是否真实这种事情,只有本人才有权利和资格去怀疑。”




过了几秒,托尼无言地移开了视线。




史蒂夫发出邀请:“我要去继续工作了,斯塔克先生,愿不愿意来我的工作室喝点什么?”他补充,“这里的咖啡太甜了。”




“叫我托尼。”托尼认命地跟着他离开会客室。




史蒂夫微笑。




 




托尼走在走廊里,看着对方的背影,史蒂夫的一句话就轻易地打开了梦境的另一个大门,这使他恐惧。




为什么你就一定认为自己过去的人生就是真实的?如果他们才是真实的,而你的那个故事才是梦境呢?你有没有想过这一点?他扪心自问。




 




 




 




 




TBC.




 






评论

热度(97)

  1. Tony生气的时候PP特别翘_山鲁佐德_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