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ature-wild

不喜欢RDJ和Watson小姐的退散退散

桃糖 纪念日

 桃糖 纪念日    

     没人告诉他好莱坞的冬夜也这样冷。

     他全副武装地用厚实大衣和宽檐帽子把自己牢牢裹住,却依然无法阻止那些细小的冰冷的气流顺着每一道衣物中的空隙钻进去堵塞住他全身的毛孔。好像血液也被冻住,他的手指僵硬难以合紧大衣的领子,手背上遍布着的毛细血管被冻成青紫色从薄薄皮肤下面显现出来,在冷白灯光下更加明显。     

       “Evans!Evans!是Robert邀请你来的吗?”   

      “如果是Robert邀请你的,为什么你会坐在观众席?”        

      “你是怕他发现你吗?”   

      “你们的关系是否如传言中那么融洽?你们的确因为角色问题起过争执吗?”       

       他从后门走出来的时候被一名眼尖的记者逮个正着,他的半张脸还没来得及躲藏在黑色口罩之后就被此起彼伏的氙气灯照亮,那双海蓝色的眼睛和他呵着白气的半张的嘴唇被一开一合的镜头诚实完整地记录在那些指甲壳大小的储存器里,无心去纠结他憔悴而苍白的脸第二天会出现在哪份娱乐报纸的头条位置,也懒得去管那些越来越尖锐刻薄的问题,他用一只手挡着脸,另一只推拒着不断被塞到嘴边的录音器。他只是沉默不语的走,从喧闹嘈杂的人群里拨出一条狭窄通道,人群也跟着他的步子簇拥,将悄无声息的寒冷的冬夜街道变成喧嚣的隆重的红毯。     

       “别这样,Evans,你大可以告诉我们一点儿料,Robert的新电影需要这样的宣传!”       

       猛料,新电影,宣传,Robert。       

      他停下来,掀开帽子理顺自己凌乱的头发,开口前尽量使自己的语气不那么生硬,他是个演员,这应该能做到。    

      “你认为 Robert的电影需要这样的宣传?”

       那个记者显然没想到他会挑这个问题回答,短暂诧异过后迅速把手里的录音器递到他嘴边:”当然,这难道不是你今天来的目的?给Robert的新电影造势?”  

      “不,”他听见自己那把温和的嗓音像结了块冰似的冷硬沁凉,拳头握了又松开,他克制着自己不往记者的脸上招呼,“Downey是我的老朋友,我今天唯一的目的就是会会我的好友,与其他任何事情无关。” 

     “你的意思是你们私下见过面了吗?Robert是以私人身份邀请的你?”

       这世上总会有很多人习惯性带着恶意揣测别人的想法,Evans彻底被那个记者脸上暧昧而快意的表情激怒,他咬着下嘴唇内侧的细肉从齿缝里挤出一个带着热气的“fuck”,然后扣上帽子迈开腿快步走开。记者当然不愿意放过他,他只得跑起来。冰冷的空气从口罩的缝隙里灌进他的喉咙,那块柔软的湿润的地方变的干燥而利涩。他凭着记忆左拐右拐地从好几个黑漆漆的小巷窜进又窜出,最后在离公寓两个街区之外的路口将那群水蛭甩掉。

        掏出钥匙将门打开,将厚重的外套脱下来挂在墙上的挂钩上。但意料中的一片漆黑并未映进眼球,公寓被几个小小的蜡烛点亮,那些微小的火苗在墙上投下一个个泛着黄晕的光点,他带着满心诧异走进去,在走到玄关处时被一道温柔嗓音唤住。

       “纪念日快乐,Chris。”   

      他正松鞋带的动作被停下,散发着融融暖意的老式壁炉就在他面前不足十步的地方,但他依然觉得冷,手指僵硬着轻微颤抖,鞋带不小心被慌忙出门的他套成一个死结,现下无论如何也解不开。 

      “嗯,”他轻轻回应一句,继续与那个结实的绳结斗争。那其实已经被路边溅上的雪水和低温冻成一个冰疙瘩,滑腻腻地在他指腹上来回游走。 

      “我以为你忘了。”他低声说。

      “怎么会。”熟悉的嗓音由远及近。

       一道黑影出现在他身边,一双手代替了他继续繁忙的工作,他慢慢把自己的手指移开,整个人被这颗低垂的头颅牢牢吸引住。

       他的头发还带着造型用的发胶,一根一根乖巧地贴附在他的头皮上,鬓角整齐而干净,从这个角度还能看到他长长的睫毛正随着他眨眼的动作一下一下地煽动,那双棕黑色眼睛就从那扇睫毛下面时不时露出一点专注而固执的光。

      “我..."他听见自己被风洗刮过的沙哑声线,在这个宁静而绵软的夜里格外明显。

      认真帮他解鞋带的男人只听到半截“我”字,于是将眼睛从眼前的工作上暂时移开,“怎么了?”

      Evans不知道自己其实是个在某些地方相对柔软的人,否则他不会惊讶于自己在对上那双眼睛的时候竟然有些许的眼眶发热。 

      他又注意到那人头顶还带着星星点点的未化的白色颗粒,“你回来的时候下雪了吗?” 

     “是的,”他重新低下头去,“你回来的时候呢,下雪了吗?” 

     “还没有。”

     “嗯。” 室内陷入一片寂静,只能听到两人浅浅的呼吸声和绳结拉动时发出的轻微摩擦。Evans把半跪的姿势换成半坐,木质地板冰凉,他浑身打了个轻颤。

     “冷?”Downey重新把头抬起来望向他。

     “不冷。”他摇头。

     “这里没有安装暖气,那很干燥,我不太喜欢,”他一边说着,一边把外套脱下来盖住他的肩膀。 

     有几根手指不可避免地蹭过他裸露的颈部皮肤,冰冷的触感一下子攫住他,他抓住那只手,通红的指节让他咬紧嘴唇,他想做点儿什么,例如放进掌心或者口袋里帮他取暖什么的,就像平常那样,但还没来得及,手的主人已经将它从他掌心里抽走。

      Evans有些紧张起来,壁炉暖黄的火苗也没能缓解半分。肩头的外套还带着那人温热的体温和熟悉的清淡的香气,他吸了吸鼻子,真想抱住他,但他不敢。

      他又想说点儿什么了,关于这个糟糕的纪念日和冰冷的好莱坞的冬夜。

      喉头在光滑皮肤下迅速滑动几下,他张开嘴吸进去几口凉凉的空气,才能继续开口说:“我去了发布会。” 

     “哦,”身前的人淡淡回应一句,又重新低下头继续之前的动作,“我知道,我看见你了,在b区第三排。” 

      这的确在他的意料之外,因为害怕被认出,他从进场到出场都没敢摘下口罩,只当他临走的时候在黑漆漆的后门拿掉了一会儿,从被暖气充斥的密闭屋子里走出去,他迫切需要一些新鲜空气。但没想到就这样被守在那里的记者抓到。  

      “我被记者逮住了,问了我很多话...我..."    

      “我也知道,我从后门溜走的时候听见了,”他头上沁出一圈细密的汗,终于在这片沉默里的某一个时刻攻克了那个冰疙瘩,将Evans冻得通红的脚从湿冷的窄小空间里解救出来,他忘了穿袜子,去发布会之前的内心挣扎耗费了他太多时间。

      “好了,”Downey撑着膝盖从地上站起来,又将手递给还半跪在地上愣着不知道在想什么的Evans。

     他盯了那只手掌一会儿,然后缓慢的将自己的湿滑的手心搭进另一人的手里。他的掌心干燥而柔软,带着令人沉醉的温和暖意。

      “你提前离场的?”他站起来问他。

     “是,”他状似无奈地瞥了他一眼,“如果我不提前一些,就要错过我们的一周年了。”

     “一周年,”他忍不住重复他的话,这几个单词诱惑力实在太大。“你没被逮到?” 

     “我比某个人小心。” 

     “...好吧,是我太不小心了。”

     “那么现在可以去餐厅了吗,我的十万个为什么先生?我回来的时候在你喜欢的面包房里带走了最后一只蛋糕。”     

      他跟着他的步子走过去,木质桌板上孤零零的躺着一块圆形的白色糕点,上面画了一个简易的人物头像,金黄色的柠檬酱是头发,浅蓝的蓝莓酱是眼睛,红红的嘴巴咧开一个热情的弧度,像他平时那样,笑容爽朗似乎还带着一点儿傻气。

     几根蜡烛直挺挺地立在奶油上,微弱灯光照亮底下那排用巧克力酱和漂亮的花式字体描出的“My Evans”。

     “为什么只有我?”他皱起眉毛看他。 

     “因为这是我画的啊,”男人耐心回应他,“明年轮到你,你来画我。”

      Evans为这荒唐的解释舒开眉头,他盯着身旁那张被昏黄烛光衬得格外柔和的侧脸轻笑出声,“好的。明年我来画你。” 

      Downey将他的脸转向蛋糕,对他说:“虽然纪念日不兴许愿,但你还是许一个吧,过几天就是圣诞节,或许现在上帝就能听到。”

      他想着有什么东西还没结束,于是又转过头去,用今天最认真仔细的眼神看向那人的脸,“你不生气吗?你明明叫我别去的。”  

     Downey突然皱起的眉心让他浑身僵硬起来,就在那一瞬间,他觉得自己是干了一件全天下最蠢的事。

      “如果你生气,我可以道歉,”他用手轻轻扯住他的衣角,“但如果再让我选择一遍的话,我还是会去的。”

      “Chris...”他应该是用了一种感叹的语气而不是责怪的,“你觉得我会生气什么?生气你不听我的话?还是气你在看见我和Lucas拥抱的时候偷偷走掉?或者是你对记者爆粗会抢了明天的头条?”  

      他放低的声调像一块浸了水的海绵沉重又柔软,但这一大堆反问却实实在在地抚慰了Evans那颗焦躁不安的心。      

      他轻轻吐出一口气,也是今天第一次拉开僵硬的嘴角,“或许,都有?”

      面前的人听了他的话笑出声来,“如果我非得生气,那也是气你没能耐心一点儿等我一起回家。”  

      一起回家。  

     Evans就是被这几个字击中,面前那双含笑的眸子此刻变成一汪深潭用缓缓探出的细细水草牢牢捆缚住他,而他一点儿不想挣脱。

     “快许愿吧,马上就是十二点了。别浪费我们第一个纪念日。”他笑着催促他。 

     他其实是知道许愿是需要双手合十的,但他决定在这个特殊的夜晚舍弃那个传统。在Downey诧异的眼神里勾住他的手腕,用五根手指轻轻插进他的指缝,然后将两只相缠的手掌举起,Evans将他的手背紧紧贴在胸前。 

      那方心脏跳得激烈起来,一下一下透过厚实的胸前打在他手上,他听到身旁的青年因紧张而微微颤动的声线和饱含了湿漉爱意的嗓音。

     “我许愿,愿主聆听我,恩准我许每个愿望的时候,都有我心上这个人在身边。”      

评论(33)

热度(2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