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ature-wild

不喜欢RDJ和Watson小姐的退散退散

Recognize Me(上)

Recognize Me(上)

    纽约城郊的冬夜使罗杰斯想起许多事情来,有愿意回首的,也有再不愿提起的。凛冽夜风刁钻地寻找出他制服上每一处被划破的口子,将干涩冰冷的空气敷上他被利器豁开的道道伤口,它们扭动着顺着血液流动的方向将刺骨寒意塞进他紧闭的胸腔。寒冷带来鲜少的惶恐与不安,他攥紧搁在栏杆上的的手指,脱落的细微铁屑趁机钻进指缝带来一阵几不可觉的疼痛,但这时他被浑身充斥的疲惫因子击中,痛感如细微涓流汇成大海,混合着难以消磨的倦怠令他这样一个超级士兵也不禁轻轻发起抖来。

      “这样做对你的伤口恢复没有半点好处,罗杰斯。”

     来者还未脱下实验室的白袍,眼镜镜面甚至还沾有一层细灰,但罗杰斯的邀请急促而固执,他匆忙赶来看到的即是他颓然的背影。

     “这不碍事,布鲁斯,”他转过身来用眼睛紧紧盯着他,“我邀请你来是想要请你帮我一个忙 ,你务必要答应。”

    布鲁斯被他眼镜的无处躲藏的焦躁感染,走过去拍拍他的肩膀回应道:“当然。你尽管说。”

    “我需要一份托尼的全面检查报告,全面的,详细的,不能有丁点遗漏。”

    “抱歉,你是说,托尼.史塔克?”他目露疑惑,“队长,发生什么事了吗?”

    罗杰斯面色犹疑,他皱着眉毛思考了一会,思忖着开口:“我知道我接下来要说的话很荒唐,但请你务必相信我,布鲁斯,我以一个士兵的荣誉发誓我没有胡说…”

     “请你直言吧,队长,我经历过的烂消息难道还不够多?”

     “托尼,我是说现在在我们身边那个,不是他。”

     “你说什么?”

     “你这几天看到的托尼.史塔克,我怀疑是个赝品。”

      两个月前史塔克身边多了一位新秘书。

     金发女郎,身材姣好,气质优雅,一双海水似的蓝眼睛温柔如被风抚皱的片片波浪。她挽着托尼的手从复仇者基地的大门进入,托尼把她一一介绍给这栋建筑里的所有人。

     “这是莫莉.杜克小姐,我的新秘书。”小胡子得意洋洋地扬起下巴看着众人。

     复仇者们面面相觑。史塔克把这位新秘书带到了堪称机密的复仇者基地,很难不让人多想,加之这位莫莉小姐实在美貌难言,连一向不参与任何无关任务讨论的娜塔莎也忍不住调侃了几句:“你确定这只是你的秘书?佩铂知道你这么干吗?”

     “这用不着你操心,罗曼诺夫女士,还是说你现在挺怀念在我身边的日子?”

     “托尼。”一道男声插入。

     “噢,队长,有何指教?”他一边说一边把头凑近莫莉的耳侧低声嘱咐起来,在她松开他的臂弯转身离开之前甚至还拍了拍她白皙的手背。

     “你不该把她带到这里来。”他盯着那道窈窕背影语气低沉。

     “我保证她不会泄漏出一星半点儿关于基地的事,安全问题大可放心。”

     罗杰斯收回视线将焦点重新贯注在笑得一脸友善的小胡子身上,他浑身上下无不表露着他对他的新秘书有多满意多信任,而这让他喉头发紧。

     “随便你,出了什么事你负责。”他看着那张半晌才吐出这句话,却连回应也不想要地迅速转身离开。

     “他在生气?”托尼低声询问站在一旁的博士。

     “看上去是不大高兴。”

     “这又什么好气的,”他嘟囔着低声抱怨,“难不成,他在嫉妒?”

     “什么?”

     “嫉妒我能找到这样能干的秘书,而他却连怎么跟女孩儿搭讪都成问题。”他挑着眉头笑得恶意又开怀。

     “少来,史塔克,”博士失笑,“说真的,你真的那么信任她?我从来没见过你带过哪个女人来这儿。”

     “她有名字,布鲁斯,”他不悦地反驳,“我当然信任她,我敢保证她会是这世上最称职也最能干的秘书。”

     “…随便你吧,你脑袋里总是有些稀奇古怪的玩意儿。”

      “莫莉,请给我来一杯咖啡好吗?”他低头翻着纸张眉头紧锁。

     “当然,史塔克先生,不加糖不加奶是吗?”能干的女秘书踩着高跟鞋缓缓走来。

     “是的,这些政府文件搞得我头痛,这世上有那么多超级坏蛋虎视眈眈,他们居然在担心史塔克工业的税务问题?”

     “他们总是这样不是吗,永远压不住重点,这才是您存在的理由啊,伟大的钢铁侠先生?”

     奇异的香味随着柔软腰肢的摇摆由远及近的漾过来,他吸着鼻子嗅了嗅,有点儿像百合又有点儿像茉莉,“你喷了香水?”

     “您不喜欢?我看罗曼诺夫特工这么做过,她当过您的秘书,我以为您会喜欢这样。”白皙手指将黑漆漆的咖啡递到他面前。

     “娜塔莎?我可不知道她会给自己来点儿香水,”他皱着脸灌下一口苦涩液体,“你喜欢就好,不用在意我的感受,你现在是一个’人’,一个’自由人’。”

     “真高兴您这样说,史塔克先生。”

     香气逐渐浓郁起来,他甩甩头想摆脱那阵随香味而来的晕眩,“你…”

    一些诡异的画面突然击中了他,破碎的红蓝盾牌和染血的金发突兀呈现在他眼前,心脏瞬间被一只巨手狠狠攥住,剧烈的疼痛如同铺天盖地的海啸迅速淹没了他,他的头重重砸在橡木桌板上,头骨与木头相撞发出一声沉闷的低响,他怆然伸出手在虚空中胡乱挥舞像是要抓住什么,但最后却在面前的女秘书露出一记诡异微笑后不甘地闭上双眼。

    “我创造了你…”

    “是的”,女人走到他身边轻柔抱住他的头,猩红嘴唇凑到他耳边轻声呢喃:“你是我的创造者,但你不能主宰我。”

     黑夜与黎明交界时的天空总是泛着一圈令人沉郁的灰色。罗杰斯睁着一夜未合的双眼站在房间的落地窗前。太阳还未完整地从片片云翳中探出身子,冬季的雾气弥漫,将整个基地变成一座幽寂山谷,灰色和乳白交织成另一幅可怖的画面,黑鸟支着尖锐的喙在这幅默片似的场景中来回游荡,一种强烈的不安在反复敲击他的头部。他迫切需要一点儿阳光,但这注定是个阴天。

     “罗杰斯先生?”从身后传来一阵轻柔的敲门声。

     “什么?”陌生的女音让他反射性地握起拳头转过身,是莫莉,史塔克的新秘书。他眉头渐松,“杜克小姐,有什么事吗?”

     “抱歉这样打搅您,但您似乎没有关门,”她脸上挂着得体的温柔笑意,语气带着歉意又无巴结之心一点儿不招人反感,但罗杰斯莫名不喜欢这样的笑容,那像一块面具让他无法看清眼前这位秘书小姐漂亮的皮囊下真实的心。

    “没关系,有什么事吗?”他耐着性子询问。

    “史塔克先生邀请您共进早餐。”

    “托尼?”他心下疑惑,“他通常不吃早餐。”

    “总有例外,我想史塔克先生现在也想要一种规律的生活。”

   规律的生活?罗杰斯默念着重复,心中疑虑更深,恐怕史塔克从生下来就没想过要规律地生活。

    

     “队长”,坐在白色长桌边上的小胡子冲他招手,“快过来,你的三明治要凉了。”

    罗杰斯迈着步子慢慢走过去。他仍然心存疑惑,但如果说这是一个仿真生命体,未免也真实得太可怕了,他眼角堆起的纹路和嘴角上扬的弧度都跟托尼一模一样,他在走去的那点儿时间里仔细观察了许久,却没能发现一点儿破绽。

     “你起得真早,”他拉出凳子坐在他身边,“昨晚没有熬夜吗?”

    “当然...熬了,”他眨着那双迷人的棕黑眼睛十分自然地递给他一杯牛奶,“不过莫莉在我的熬夜计划得逞之前切断了我工作室的电源,没办法,我给她的权限,所以”,他耸耸肩偏过头看向站在一旁的女人,“不过还是感谢你,希望我给你的这些权限能真的起点儿什么作用。”

    “当然,史塔克先生,您的健康是我的第一要务。”

    罗杰斯捏着杯壁的手指僵硬而青白,他讨厌面前这幅画面,托尼跟他的女秘书侃侃而谈,而他像个不相关的人被完全排除在外。

    “史蒂夫?”他终于转过头看向他。

    “什么?”他尚沉浸于刚才那堆破烂情绪,听到这声呼唤只得仓促回应,他发现自己的声线干涩而嘶哑,于是赶紧灌了一大口牛奶,却发现心堵得更慌了起来。

   “没事,只是想问你要不要来点果酱,莫莉从城郊的有机农场带回来的。”

   “不用,”他下意识拒绝,“我不喜欢甜食。”

   “那可真是你的损失。”托尼收回叉子给自己的面包片抹起香甜的果酱来。

   “托尼,”罗杰斯忍不住叫住他,“你最近,有没有发生什么事?我的意思是,如果发生了什么不好的事情,你一定要让我知道。”

    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罗杰斯觉得在某个瞬间面前这个托尼的眼底划过了一丝极浅极淡的光亮,他分不清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情绪,他甚至分不清那是喜欢还是哀伤。

     “没有,”他把目光移开看向空旷的大厅,“没有发生任何事,一切都好极了,罗杰斯。”

     “托尼…”他抓住他的手腕想要继续追问。

     “我说了没事,”他拂开他的手掌,“谢谢关心,队长,我很好。”

     [托尼,我是说现在在我们身边那个,不是他。]

     [你说什么?]

     [你这几天看到的托尼.史塔克,我怀疑是个赝品。]

      莫莉“啪”地一声关掉视频回放,转过来的脸上得意洋洋的表情与以前的他如出一辙,“你看,他没认出你。”

      隐匿在房间黑黢黢角落的人影没有回答。他把头靠在冷硬的灰色墙壁上,觉得面前这间熟悉屋子正在变成一座坚不可破的牢房。

     “你快要输了,托尼,”她遗憾似的摇摇头,嘴边噙着一抹神秘的笑,“你倒是没有教给我任何关于感情的事,不过我现在也不想知道了,你们对彼此的了解少的可怜。你们人类的感情虚伪的叫我害怕。”

     “够了”,他有气无力地抬头看向她的方向,“你想证明什么?我和罗杰斯没有你想象的那么亲密,不管你想要什么,都不会得偿所愿的。”

     “你是真看不出来还是装糊涂?”女人踩着高跟鞋踢踢跶跶地走过去,用鲜红的指尖勾起他的下巴,嘴唇凑近,“他在意你,史塔克,他该死地在意你。你从没注意过他看你的眼神?啧,我今天可看清楚了,他担心你,那种忧虑让他彻夜未眠,你看到他红通通的眼睛了吗?他喜欢…”

     “莫莉!”他猝然打断她,眼睛里燃起两道熊熊火炬,“别揣测我们的关系,我能创造你,也能毁掉你。”

    “这样的威胁在你梦里出现了无数遍,”她毫不在意的撇撇嘴唇,“你知道我在梦里还看到了什么吗?”

    托尼咬紧牙齿不让自己颤抖起来,脸颊因用力而抽搐,“无论你看到什么,都不是真的,那只是梦。”

    “你梦见罗杰斯死了,”她用手指戳上他的胸口,那颗心脏在她指尖下激烈地拍打着胸腔,剧烈而急促,“你在梦里一遍一遍叫他的名字,你以为我看不到吗,我在你脑子里植入的芯片不仅能让我控制你,还能让我看到你所想的一切。你那么喜爱他,他却从未对你友善,你害怕懦弱不敢显露一丝感情,你把自己藏起来藏到一个阴暗的角落由着你那些情绪疯长!”

    “闭嘴!”他抓住她的手腕粗声呵斥,“闭嘴!”

    “你看不到你自己的心,史塔克!”她不肯放过他,伸出手抓住他的头发使他不得不望进那双因激动而泛起水雾的蓝眼睛,“你看看我的眼睛,你敢说你在创造我的时候一点儿都没有想他?”

    “别这样…”

    “真想让他看看你现在这副模样,像一只枪口下的小鸟儿。”

    “你想要什么?”他望着那张美丽的脸庞,却像看见一只张牙舞爪怪物在他面前挥动可怖的钳夹,“你到底想要什么…”

    “我要摧毁你,史塔克,我要彻底摧毁你。”

    她的脸泛起光彩来,不再是平时虚假的温柔或扭曲的恶意满满,在托尼眼底竟产生出一种无邪的执拗的坏。那种缓慢绽放的微笑,从眼睛开始,在嘴角结束,充满令人向往的为所欲为的痛快感,却不残忍,也不善良,让人想到神祇总是噙着的悲怜背后藏匿的非人性的欢愉。

    “你未曾赋予我人性,那我只有自己去寻找。”

—————————————————————

梗来自最新的神盾局特工艾达把梅敲晕造了一个新梅,但不完全一样。私设铁椒友情向,别撕😂。

这篇并不好吃的盾铁送给两个宝宝,卿月和椰子,给了我人生中最长最长的评论,真的感动到爆哭。非常非常感谢你们的喜欢😭

 @卿月  @反应堆椰子味(诶嘿~) 

    


评论(19)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