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ature-wild

不喜欢RDJ和Watson小姐的退散退散

盾铁 趋同 chapter1

盾铁 趋同chapter1

     “有时候你得去分析一个人——这里并没有特指谁,只是一种需要,我们得知道他的趋向性,这不仅仅是单指他喜欢胸大胸小、干瘪或肥胖的女人,当然这也囊括在内——“他有预谋地停住话头,在足够多的注意力从各个方向集中过来之后,他慢慢悠悠的继续说道:“在座的各位,我尚能看懂一二,比如你,”他指向一人,“弓箭手,天生爱冒险,但你惜命,不为别的,你内心要平静、要安宁。” 

     被点名者不可置否的耸肩被他当作无奈的认同,于是洋洋得意晃着指头指向另一位危险人物:“你,这位女士,先说一句,我倒是很怀念你供我差遣的那段日子,当然我不曾真的给你下达命令。你是真危险,但不致命。你有...希望,噢,真不敢相信我对一个杀手头子用了这样一个词,但你的确怀抱希望的花束 ,不过那个人不在这儿...冷静、冷静,“长篇大论被指向他脑门的枪打断,他举起双手表示自己并无恶意,眼神又顺着座位号瞥去了下一个目标。

     “你,你嘛,”他罕见卡壳,“你经历了很多,但在这一点上在座诸位难分高下,包括我,一位不肯承认时空有其绝对性的电焊师——但有时候也会觉得体力不支。这倒是你的长处了,大兵。你不必惧怕时光,你有用不完的精力和常驻的年轻力盛。但,”他皱眉的样子像是生吞了一只牛蛙,“我看不穿你,我得承认,从第一次看到你那双蓝眼睛,我就搞不清你在想些什么。我的意思是,你分明应该是这堆人中最好预测的......" 

     “史塔克!”有人按捺不住发声,“你把我们召集到这儿,我甚至放弃了某个监听任务,我从新泽西赶来,而你只是想给在座的复仇者们算个命?”

     他险些被从会议室各个角落里射出的滚烫视线熔成一滩血水。 “别误会,甜心,我的错,我的铺陈长了点儿...我们下面进入正题。” 

     “怎么,你要根据我们的性格给我们介绍对象?”弓箭手瘫在长椅上嗤笑发问。

     “如果你想,我也可以为你办到,鹰小子,”他抛去一个戏谑眼神,突然正色起来:“今天让各位前来,是有一个决定要跟各位分享,我强调,分享,而非命令,“他将一个文档投射到电子屏幕上,“神盾局探员科尔森,与我,共同商议决定,复仇者,需要接受管理和任务分配..."

     "我不认为我们需要被管理,史塔克。”

     “士兵,你需要听我说完,服从命令是你的本职不是吗?”

     “那得看是谁的命令,你的?” 

     他看到那双蓝眼睛正灼灼盯着他,那让他不安,甚至懊恼。他有些生气,为那语气里满满当当的不信任及不友善,当然他从未对他友善过,他们总是争吵,关于他是个怎样的人、关于一个英雄的特质、关于复仇者的领导权,方方面面,他总与他有分歧。史塔克以为经过那趟“单向旅行”的核弹之旅,他应该对他有所改观,但目前看来似乎没有。他不信任他,甚至不愿听他宣读一个费尽心思才争取来的折中协定。

      “不,不是,”他低头将幻灯片的文字放大,使“尼克.弗瑞“的签名照进每个人的眼睛。 “神盾局的命令,我知道我们不需要惧怕他们,只是现在正处复仇者联盟成立初期,我们得让人们相信这个组织。” 尽管这个联盟松散而毫无信任可言。他在心里这样暗嘲一句。 

     “宣读你们的协定吧,史塔克,尽量快些,我实验室还有一堆再生组织等着我回去研究。“

     “好的,博士,我尽量把时间控制在另一个你出现之前。“他礼貌颔首,“还有意见需要发表吗?” 

    这像在开班会,克林特捂住脸昏昏欲睡。

      “......总的来说,就是弗瑞希望我们能成为一只队伍,这要求我们对团队里的每个人都了如指掌。所以从明天开始,复仇者需要两两分队,原则是差异互补,半年后会进行第二次分组,确保每个成员都能互相了解对方的战斗方式和习惯。如果没有异议,我将宣布第一次分组情况——好的,第一组:巴顿特工与罗曼诺夫特工,第二组:托尔与班纳博士,第三组...噢,“他抬起头望向某个方向,“很抱歉大兵,我保证我事先并不清楚这个名单的情况。” 

      事后想来他的确不该那样冲他笑,那个笑容里可一点儿歉意都没包含。 

     “我没意见。如果没有别的事,我先走了。”凳子脚与地面摩擦的声音尖锐刺耳,害的他想立刻捂住耳朵。


    # 

       “容我提醒你一句,托尼,你这样做可不高明。“

      “我什么都没做,罗德,”他灌一大口酒之后继续说,“那份名单是科尔森制定的,我也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有眼睛的人都能看出来那个大个子不喜欢我。”

      “他挺讨厌你的,托尼,你跟他一起出任务不会有好果子吃。”上校忧心忡忡看着好友。 

       “那倒不会,他不会为难我,他只是,“他停顿下来想要找出一个适当的词,惊觉除了“不喜欢”、“讨厌”、“看不惯”之类的词汇再找不到其他的来形容他们的关系 ,于是他讪讪闭了嘴。

       “托尼!”他指向他背后。

       “什么?”他回头看过去。

      酒精使他视线模糊,他只能看到个明晃晃的人影,灯光将他的身形印在地上,黑乎乎地在他身后拖了长长一条。

      “晚上好,史塔克先生,罗德上校。”来人向他们问好,语气挺和善。

      “晚上好,队长。”罗德抢了他的话头,“我还有些要紧事,得先走,你们慢慢聊。”他装模作样地瞄了要一眼手表,给他递了一个微妙眼神之后施施然走开。

      卡座为他们腾出一个相对私密的二人空间,窄小的座位对他来说正合适,但对坐在他对面的大个子就不那么舒服了。

      托尼选择无视罗杰斯不断扭动调整的庞大身躯,他自顾自地喝酒,酒精激发出这段时日他费力隐藏的不讨人喜欢的那部分本性,而罗杰斯并没发现他正要变的比白日尖锐许多。

      “没想到美国队长也会来这些地方。”他眼睛看着他,手掌却轻挑地抚过从他身边路过的姑娘们丰腴的身体。 

      “我只是听说你在这儿,”他环顾四周并不理会他的挑衅,“这看起来的确是你的风格。”

      “...说吧,找我有什么事。” 

     “我觉得你应该能猜到,就今天上午那事。” 

     “要我说几遍我没有参与那份名单的制定,如果你有意见,应该去找该死的神盾局局长!” 

     他似乎被这突如其来的怒气吓到,眉头揪成一个结,思量着开口:“我想你误会了,史塔克,我不是来要求重新制定名单的。我只是来告诉你,下个星期我有事,私事,恐怕不能跟你一起训练。”

      “咳..."他呛了一口酒,狼狈地捂住嘴咳嗽两声,“...当然,没关系,你去做你的事,我...我自己也能进行一些简单的训练。你去做你的。”

       一只厚实的大掌拍上他的背,力道不轻不重,史塔克很难想象这只足够称为温柔的手来自一个厌恶他的人。

      “...我以为你讨厌我。”他低声说,用手隔开罗杰斯的抚慰。

       “讨厌?”他又皱起眉来,“不,史塔克,我没有说过我讨厌你。” 

       “但你的表现让我觉得我是这世上最不可原谅的人。”他又喝一口酒,轻飘飘地砸出一句话来。

       “不,不是。”他否认,“我不会讨厌你,我认识你父亲,他是个很棒的人,你是他儿子...我,”他突然不知该怎么接下去。这个逻辑关系混乱的令人抓不到头绪,我不讨厌你,因为你父亲与我是好友,所以我不讨厌你?不,不是这个意思。

      “霍华德是霍华德,我是托尼.史塔克,”他抬头死死望着他,眼睛里满是被酒精催生出的水雾和佐证疲惫的血丝,“我不是我爸爸,准确的说,除了我的姓氏我跟他无半点相像!” 

      “...托尼,”他软下声音发出劝慰的语调,“我明白,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清楚你是个怎样的人,但不是因为你父亲。”

      “你清楚我是个怎样的人?”他截住话头反问过去,“不,你不清楚,否则你不会问我脱了盔甲我算什么。”他是个记仇的人,很显然。

       “...如果你需要一个道歉,我可以给你,“他深吸一口气把肺里浑浊的参杂着烟味酒精味的气体换出去,“我仍然不了解你,我承认,但我知道你是个,”他开始搜寻合适的词汇,“好人,对的,你是个好人。”

      “如果这是你示好的方式,我不得不说,这实在烂俗极了。” 

     罗杰斯笑出来,眼角堆了一片密密的细纹,这让他看上去更符合他的真实年纪,或者说更符合他的名字史蒂夫.罗杰斯,而不是人人皆知的美国队长。 

     他看起来真实了许多,托尼觉得眼前那层由昏暗灯光和浓烈烟酒气息织成的网突然消失了,他能看清罗杰斯的脸,以及他脸上的笑容。

      他发誓那绝对是他们认识这些天以来,最令他释怀的表情了。

 #

      “我不信那份名单你一点手脚没做过。”某天娜塔莎站在基地落地窗前这样问他。那是很久之后的某天。

      “我也不信你跟那个铁胳膊一点事都没有。要我提醒你一句所有昆式战机的飞行路线我都能看到吗?”

      他用手指磨擦着栏杆这样说。 枯红的锈迹像碾碎了的枫叶的尸体,他把那些细小粉末按进指腹的纹路里,那又像是一滩凝固的血了。

      秘密嘛,难道谁还没有。

 # 

      “你觉得他想要什么,我的意思是,这样的示好通常不会有太美好的结局。” 

      “我不知道,罗德,我看不透他,他像一团雾。总之我会小心的,不用担心我。” 

      “有什么需要打给我,别让我哪天又突然在新闻上或者电话里知道你的消息。” 

       “...我想你用不着一个谢谢,但还是谢谢你,兄弟。”

评论(5)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