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ature-wild

不喜欢RDJ和Watson小姐的退散退散

肖根 Hiding Loop(上)

 

   前:才入坑这对,就被戳成这样,说实话我是真想寄点儿刀片和棒槌的。纠结了两天还是把最后四集看了,哭了一个晚上加一个白天,眼睛肿的化不了妆逃了一天的课。一直不敢写这对,因为觉得自己对人物的理解还不够透彻,但是我快被捅死了,原片和剪辑都往死里虐。所以我决定写篇小短文自己安慰一下自己,有bug请指出(毕竟我也只看完过一遍poi)。

    在我心里根妹没有死,四叔也没死,所以我要把他们写活,雷者避让,这就是发生在剧终之后的事,ooc都是我的锅。

   不悔入肖根。

-----------------------

肖根   Hiding Loop(上)

     黑夜沁凉,纽约的远郊隐匿在一片朦胧白雾里显得更加诡异而深邃,于是静谧如默片的幽黑森林深处出现的一栋小木屋看上去也不那么不合常理。

     穿过高大直挺的青葱树木和低矮葱茏的灌木丛,顺着知更婉转而清脆的低鸣遥遥望去,亮着如豆灯火的屋子像一只摇晃的舢板荡在这无边寂静的夜海中,再走近些,就能听到里面的各样声音。

     树枝的外皮被炉火烤得哔剥作响,壁炉往左是一间小小的半开放式厨房,合金制成的小铁锅里沸腾的糖水正咕噜咕噜往外吐着褐色气泡。

     一个女人走过来,微鬈的棕色头发被扎成一个马尾柔顺搁在脑后,菲薄嘴唇抿成一条直线,居家味十足的粉色围裙和小熊拖鞋也不能完全融解掉她周身围绕的肃杀气息,拿着锅铲的动作僵硬,紧绷的指节和笔直的手腕看起来像是正握着一把斧头。

     翻滚的糖浆粘腻起来,手里的铲子正当用武之地,她迟疑地看了一会儿自己的手又看了一会儿锅,直到稍糊的气味沿着空气进入鼻腔,才用两根手指夹着铲子小心翼翼搅动起来。一圈一圈,金黄的粘稠液体并不如她想象中那么难以驯服,相反的,它们柔软的身躯顺从地随着她的动作慢慢聚拢又分开,柔顺得…如同那具在每一个难熬深夜里挨在她身旁的香而软的躯体。

    “Shit!”  

   她轻咒一声把被飞溅出的滚烫液体烫出一个小水泡的食指含进嘴里,又改用另一只手去翻搅。

    “Be careful , Sweetie.”一只手轻轻搭上她的肩,柔软的手掌和细长指尖,无需转过头去看就知道是谁。毕竟能这样悄无声息地亲密接触她的人不多,大多数这样干的人最后会得到一记干脆利落的后旋踢或者一颗冷冰冰的子弹。

   但这个明显不属于“大多数人”。

   她的身体似乎已经习惯这样的碰触,连肌肉也学会思考,仅仅是一瞬间的僵硬紧绷,之后便赶在大脑的指令发出前将整具身体软成一团棉花。

   事实上她在这个女人身上吃的亏不少,零零总总加起来足可称之为“在别人身上得到的教训的总和”。但她依然对她不设防备,不想不愿还是不能,其实自己也没能分辨清楚。

    这样的感觉,算不上好,但决不能算作坏。

    于是恃宠而骄的人便更得寸进尺,一只手绕过她纤细的腹部搂住她的腰,另一只则覆上她拿着铁铲的那只手背。

    “这是在做饭,我的小甜心,你得耐心些”,温润气息传进耳蜗带来一些隐隐约约的酥痒,被疼痛折磨过太多次的神经系统理应被训练得如同一座坚不可摧刀枪不破海底监狱,能够阻挡一切情感的出入或蔓延。

    但这一刻的感觉虽然微弱但足够真实,交感神经变得敏感而纤细,身后人温热的口腔和略微潮湿的话语,无一样不使她那颗据说是被石头打造的心脏跳动得如同一曲欢快风笛。

    手指上的灼痛也慢慢褪去,她闭著眼睛任由她的节奏有一下没一下地搅动,香甜的气体分子以肉眼看不见的形式螺旋状上升又消散,那只自由的手抬起又放下,终于在某个时刻,某个脖颈被印上一枚湿热轻吻的时刻,她将自己的手盖在亘于腰腹前的手背上。

    足够缓慢,足够迟疑,但也同样足够坚定。

     绵软嘴唇顺着侧脸颊的轮廓一路向前,甜蜜气息从耳后蔓延至唇角,她僵硬得像棵树,由着那些细小柔软的藤蔓蜿蜒占领她身上每一寸崩硬的皮肤。

    直到一股熟悉的森冷气味传进鼻腔。

    利落的转身再加一记干脆飞踢,冰凉的泛着白光的尖锐物体顺着那道强劲的力气直直插进身后的木桩里。

    “ Who… are… you?”她捏紧那根脆弱的脖子却怎样也下不去更多力道。

    “Caroline Turing , Sweetie heart , Babe honey ,随你喜欢”她凑近一些,洁白的牙齿和鼓起的粉红双颊看起来一如往常的美丽无害,“或者说,你更愿意叫我,Root? 我亲爱的Sameen, 你喜欢哪个呢?”

    “Root?”她从没有认真聆听过自己的声音,于是在那一个名字说出口的同时也被语气里莫名的淡而缓的温柔愣了一秒。

    但即使是这样短促的瞬间,搁在一名刺客手里也足以让这场暗杀变得游刃有余。先是手腕被捏紧翻开,接着一阵凌厉腿风袭上她绷直的小腿,膝盖被狠狠砸向地面,不过一眨眼的功夫,情况便天差地别。

    “Root?”她抬起脸看她,依然用着被调低的音量。

    “嗯哼?”白皙指头夹着雪亮刀片,尖锐触感与温柔语气对比强烈,这幅场景却又意外的温暖和谐。

    她咽了咽喉咙,睫毛煽动间带起一阵微小飓风熏痛了她的眼睛,她绝不承认那种酸涩的痛感是由紧绷的泪腺而来。

    “Root.”

    她握住横在颈动脉前的那只纤细手腕,温热的鲜红液体沿着冰凉刀片染上那人白皙的指尖,她仰着头,一动不动的看着那张熟悉的脸,尖锐的疼痛被眼前如荡漾水纹一般的温柔笑意化解,她感受不到其他,也舍不得眨动一下双眼。

    这样的僵持是在两人都逐渐垮下的笑容中结束的。

    “你到底想要什么?”

    “…”

    “死亡是最好的救赎?”

    “…”

    “Shaw…”她尝试着叫她。

     被细心呼唤的女人没说话,她只定定地看着她,又伸出手抚摸了一会儿她被壁火烘得温热的脸颊。手垂下来的瞬间也收敛了所有情绪,她把眼睛藏在长长的睫毛后方,说服自己已经收拾好了所有感情。

     然后她说:

    “Get me out.”

    “什么?”

     “I wasn’t talking with you”,她把眼神从她脸上移开,转过头对准一颗藏在书架里的黑色摄像头。那个一闪一闪的红点仿佛在回应她,又或许没有。

     “Get …me…out.” 她一个一个字往外蹦,然后终于如愿以偿地跌入另一片黑暗。

      那一个夜才刚刚掀开帷幕,这一个便已经进入尾声。

      Shaw从睁开眼的那一秒钟就感觉到一股沁人的寒意似乎要窜进骨髓,她从床上坐起来,用手环抱住膝盖和被子,从窄小的四方窗口望出去已经能看到泛白的天空边沿,她先狠狠砸了一下自己的头,又摸了摸左边的耳根后,最后唤醒了一直塞在耳蜗里的微型耳机。

      “Good morning , sweetie.”

      “…”

      “怎么了?”

      即使相似度只达到99.6%,但不可否认的是这部聪明的机器自从被重新输入核心代码后学习能力就快到令人咋舌。如果不是她尚从另一个虚拟的世界回到现实,说不准她真会认为那个总擅长于在尴尬场合调情的小疯子又回来了。

      “我说过我不喜欢这样。”

      本该强硬的话语在那道几乎一模一样的声线面前几乎能被扭转为另一个极端的存在。是连沙哑和疲惫也掩盖不住的轻柔。

       “…”难得的寂静。

      “上次是医院,上上次是牛排餐厅,这次…”她哽了一会儿,像是吞下了一块塞在喉咙口的鱼骨头,等了半晌那股淡淡的疼痛消下去才接着往下说:“这次,你做的太过了。”

      这次是她们的家。

      已经挖好了地基但还没来得及往上盖木头的那座小房子。

      “…很抱歉”,耳朵里传来的歉语让她本就不够旺盛的怒火被瞬间浇灭,心里清楚机器和那人并不是完全的共同体,但依然没办法对这把温和嗓音生气。

      “下次别这样了”,她轻飘飘的警告漂浮在昏暗的黎明里不一会儿就消散了,于是又想着补了一句“我真的会生气。”

      其实同样没什么大用。

      “Shaw”,她用手按住耳朵里那个黑色的细小物体,让这声音更加清楚清晰传入耳廓,“我希望你明白,她已经离开了。”

      “…”

      她已经离开了。

     “这些梦,每个晚上你都会循环无数遍,如果没有我插手”,她突然觉得耳朵很痒,那种爬虫咬噬过后的酥麻从耳蜗蔓延到全身,脊柱不自在地听起来,她挺难受,但还是坚持着听下去,“你已经自杀过无数次,我想你把梦境和simulation已经混为一谈了,Sameen,她也不希望你这样过一辈子。”

     梦境。模拟。

    即使你把她变成一个杀手,将她温柔的眼波化作锋利刀片,让她杀了她折磨她,她也依然没有办法伤害她。

    不管是虚拟还是现实。

    “Sameen…”

     她取下耳机。

     戛然而止的声音让这空旷的房间更加冰冷了起来。

     “ 我知道那不是你,Root,你从不会真正伤害我。我能分清哪些是梦哪些是那该死的模拟,我只是...还能感觉到你”,她停顿一会儿,似乎被自己这个说法取悦,嘴角咧开一个轻微的向上的弧度,“你就在我身边,不是吗?”

      “Ms Shaw,我们有新号码了。”

      早餐也不得安宁。

      “我的搭档呢?”

      “Mr .Reese要忙其他的案件,这次的任务地点在新泽西州,恐怕你得一个人执行了。”

     “说真的, Finch,你真不打算付我点儿工资?”

     “…伪装身份在贝利大街A道第五个电话亭里,一路顺风,Ms Shaw。”

      “你确定我们这样做是对的?”

      “放松,Harold,你得相信我。”



评论(24)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