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ature-wild

不喜欢RDJ和Watson小姐的退散退散

那场声势浩大的雨其实早已被加州例行的滚烫阳光代替。
唯一记得清晰的是你湿漉漉滴着水的头发,和走向我时从脚底蔓延开的湿滑。你摔门的样子很man。真的。你发火的样子其实也不是特别吓人。
此去经年那样遥远,it's raining也不再是个足够禁忌的话题。我时常想起那个天寒地冻的夜晚你摊开双手冲我搞怪滑稽地晃过来,我以为我记得最清楚的应该是那时满满当当的心比天高雄心壮志,但没想到对那个夜晚最深的记忆居然是你宽檐帽子边上细碎而整齐的鬓角,那是我第一次有想为一个人别上一朵花的冲动。
呵出的白色气体被零下的温度冻结又蒸发,雪片夹杂尘土,不知名的小径通常让人一脚泥泞。所有该记得的我都记得,该忘记的也都忘记。
当时没料到那场雨。
想着你一向成熟又可靠应该不会有很大问题。
但我的确该去接你。
什么颜色的伞多滑稽的涂鸦图案相信你都不会介意。
淋着回家也是好的。
或许还能一起数数被新雨洗濯过的星星。

开怀的,沉默的,喧嚣的,静滞的,都已被时光掩埋。是雪被下的草籽早已焕发出的新的生机,我也没有精力再去缅怀。

学不会的道歉,说不出口的告别,行色匆匆的来悄无声息的走,过往被代码改写或是被程序覆盖,并没有多大区别。

我想念你。

已经足够。




妈哒虐死了
只求同个框吧有生之年








PETERRRRR:















跟@Creature 大半夜互相捅刀,看到厘米秀有个动作瞬间想到了ME,然后强行整了两个小人来给自己安慰。








评论(1)

热度(24)

  1. Creature-wild-夏日限定- 转载了此图片
    那场声势浩大的雨其实早已被加州例行的滚烫阳光代替。唯一记得清晰的是你湿漉漉滴着水的头发,和走向我时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