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ature-wild

不喜欢RDJ和Watson小姐的退散退散

冬寡 亲爱的巴恩斯

冬寡 亲爱的巴恩斯

      她是个不太计较得失的人。失去某样东西,失去某个人,她习以为常。甚至可以说缺失已经成为她生活中的一部分,就像依附在她身上的另一个器官。她总能处理好那些突发状况,干脆利落轻而易举。但情感不一样,一些莫名的情绪像远方飘来的蒲公英种子固执蛮横地在她身上扎了根。她没办法不去计较这种对她而言足够新鲜的玩意儿,那像是一种新型病菌蛮力入侵了她原本严丝密缝的外壳,迫使她露出蚌肉一样柔软的内里,这种感觉不太好。如同穷途末路的病人明知命不久矣却找不到适用的疫苗,娜塔莎努力想摆脱这样的症状却无能为力。

      但她一直没放弃挣扎,偏执是她少有优良品质之一(当然也或许不是),把自己丢进繁杂工作里,一个接一个地出外勤,她忙得脚不沾地;甚至搬去了别的城市,圣弗朗西斯科,靠海的温柔港湾,在能看见日落的地界买了栋小房子;养了一株兰花,没什么特别意义,仅仅是为了能在外出好几天后回来还可以看见它直挺挺立在那儿;她甚至还养过一只猫,一只眼睛灰蓝的短尾,但后来还是送了人,她能日夜颠倒几天不吃饭还活蹦乱跳,猫不行;换了穿衣风格不再一身黑,把头发蓄长再拉直,在雨夜里读一本砖头大小的俄语小说,在正午拉上窗帘捧一桶冰激凌看爆米花电影。她像一个普通女孩儿那般生活,用新的轨迹覆盖住以前的,把那些青青紫紫通通掩在遮瑕膏下。

     不幸的是那并不起作用,甚至还加重了咪达唑仑的剂量,她得吃一把安定才能睡个好觉。   

     这是她第四次从床上爬起来。现在是凌晨三点零五分,离日出还有不到两个小时。仍然是那些重复诡异的画面袭击了她的梦,无论如何也再躺不下去,她索性抱了枕头坐到露台上,把自己蜷成一团挤在褊仄角落里,睁着眼睛看已经露出一条浅白边线的蜃远天际。夏末天气并未转凉,表层皮肤不太能准确传达给她具体温度,但一种闷热的潮湿感紧紧裹住了她,像被人摁着头沉入咸湿海底,她如一只水鸟困在闭口的塑料袋怎样扑棱也挣脱不得。难受极了。

     她要去一个干燥的地方。

     她得去一个干燥的地方。


     巴恩斯刚完成了任务。从一个军火贩子蚌壳一样的嘴里撬出了他要的情报,方法嘛,应该没人想知道。

     他从幽暗地道走出来,阳光明晃晃刺得他眼睛发疼,太阳穴突突跳带来久违的目眩感。快要临近十月的布拉格也没有转凉的预兆,它毫无客套之心把从几万光年外传来的炽热光线全盘接受,又毫不吝啬地分享给行走于这块土地上的游客。巴恩斯扯扯外套的长袖子,汗水让那些不透气的布料死死贴在皮肤上,他只能从微小缝隙中扇发一丝清凉。

      但他不介意。他挺想把自己拎出去晒晒,就像晒一件积了霉的旧衣裳。

      他漫无目的地闲逛,得益于那座世界知名的广场,这儿的大街小巷都挤满了操着不同口音的外地人,他们把相机挂在脖子上,用墨镜把彼此眼神隔开,密密麻麻像一堆蚂蚁挤在干掉的乳酪上,乐此不疲。远方未被蚁群侵占的山麓上方挂着靛蓝天空,零星缀几片棉花糖似的云朵,温柔至极。一对儿老夫妇坐在小小的喷泉池边,共同分享一杯草莓奶昔,水花四溅,丈夫用指腹揩掉妻子脸上的水珠,妻子抬手整整他塌掉的衣领子。

      温情脉脉只能衬出他的形单影只,巴恩斯继续往前走,认为没必要给自己找不自在。眼睛四处乱瞟,一会儿定焦在那只人马雕像上,一会儿紧盯那座尖屋顶的教堂。突然一道背影吸引了他,他绝不是为了跟姑娘搭讪才催眠自己认识那个背影的主人,他发誓他的确认识那姑娘。

      

       娜塔莎不知道自己被盯住了。她正在跟一个女孩儿买花,那些黄灿灿的向日葵整齐码放在藤编篮子里,老远就晃到她的眼睛。她不是个喜欢花的人,但那些蓬勃的生意吸引了她,她改变主意停住与那女孩擦肩的步伐,蹲下去仔细挑出一朵最明亮的放进手心。她拍拍小姑娘柔软的发旋撑着膝盖站起来,回身的时候猝不及防撞上背后一直锁住她的目光。

      巴恩斯被那双绿眼睛钉住无所遁形,他有些心虚想假装跟着前人的步子走掉,却发现自己连移开眼睛都很困难。

      他扭扭捏捏像个情窦初开的小姑娘,她却迈开步子落落大方走过来。

     “真巧啊,巴恩斯先生。”她冲他招手,看上去心情不错,笑得挺和善。

     “是的,真巧。”他干巴巴回应她。

     “您也来这儿旅游?”客套的寒暄。

     “…是。”还是决定不告诉她事实,事实一向不太讨人喜欢。

     不介意他神神叨叨的回答,她对他发出邀请,“一起走走?”

     “当然。”他心向往之。

     

      他们像一对小情侣游荡在被烤得发烫的广场上,已过正午,太阳钻到他们身后,面前景致有被融化一样的扭曲感,巴恩斯穿着长袖捂得严严实实,娜塔莎却只穿了一条棉质长裙清清爽爽,这对没有牵手的组合看上去有些怪异。

      “你可以脱掉外套”,她好心提醒,“这儿应该没人认识你。”她又补一句。

      巴恩斯摇摇头,“没关系。”

     “要不要去买件防晒衫?”他指指她微红的肩膀。

    “不用。”她也婉拒。

    “…”

    “…”

    气氛沉默有些尴尬,他一只手揣进左边口袋里捏紧了里面的东西,她纤细手指捻着花梗低头若有所思。

   “你..”

   “你..”

   两双眼睛又撞到一起,他们不约而同笑了出来,同时被对方雪白的牙齿晃到。

   “你先说吧。”娜塔莎用手肘碰了碰他的小臂,就像多年前那样。她不记得的多年前。

   “唔..”他看上去有些窘迫,憋了一会才从口袋里把手掏出来,抓了一把什么摊到她面前,“要不要来颗糖?”

   娜塔莎为那些突如其来的亮闪闪的小东西愣一阵,包着五颜六色玻璃纸的糖果还没她小指头大,乖巧静谧躺在他掌心像一颗颗温柔的星星。她不自觉把嘴角撇得更开,伸出两根手指从他手里捻走一颗淡黄色的,力道轻柔好像一不小心就会捻灭这些细碎光片。

   高温使得糖果粘在了糖纸上,黏腻糖汁沾上她白皙手指,她毫不介意送进嘴里,末了还舔舔指腹上的残汁。

    巴恩斯灰蓝眼睛也染上深浓笑意,为她这罕见的孩子气,“怎么样?”他问她。

   “嗯”,用舌尖顶顶那颗还未完全融化的硬糖,“菠萝味的”,她眯起眼睛看他。

   “你也来一颗吧。”

   要怎么告诉她冬日战士不爱甜食,他胡乱拆一把塞进嘴里,意外觉得味道挺不错。

   ”我觉得橙子味的最好吃。”他一本正经的表情逗笑了她,她眯起来的眸子把那些细直光线聚成一束,看向他时比她抱在怀里的向日葵还要明亮欢快。

   

    几颗糖迅速拉近了他们之间的距离(听上去有些幼稚但确实如此),像两条射线开始以一种狭窄角度迅速向对方靠拢,他咧嘴笑的时候鼻子上会堆一团细纹,她说话的时候嘴角向左轻微上扬。他们并肩走在一起全然忘掉以前恩怨,他不曾害她穿不了比基尼,她也不曾绞歪过他的脖子。

    巴恩斯是个挺正派的绅士。他没像那些不知轻重的年轻小伙自以为浪漫地勾她手指,也没在混乱人群中趁机搂一把她的纤腰。他只是走在她左边,让那只人类的手靠近她,在莽撞鬼即将撞向她之前拉一把她的手肘,在观看喷泉仪式时虚扶住她肩膀将她从人群中纳入自己的范畴。

   “所以你喜欢喝牛奶却不喜欢吃牛奶冰激凌?”

   娜塔莎举着两个甜筒将其中一个粉色的递给他。

   “就跟有些人喜欢吃草莓却不喜欢吃草莓饼干一个样。”他耸耸肩接过来,张开嘴舔掉了冰激凌的尖儿。

   “…得了吧。”她懒得反驳他。

   “我们吃完这个去那儿看看吧。”

   她顺他手指的方向望过去,那栋建筑有着尖尖的屋顶和乳白色外墙,镌着几扇红白蓝色窗户,是座教堂。

    “好。”

    但他们未能如愿,一场大雨倾盖了这座小城。

   人们被骤然而至的坏天气阻挡了脚步,像下水道里的老鼠四下逃窜。巴恩斯迅速把外套脱下来遮住她的头,把她完完整整圈在一小块未被浸湿的干燥天空下,那只金属手臂露出来,豆粒大的雨点丁丁当当敲在上面,他整个人暴露在雨里,头发被压得憋成一团,连密水幕切开他们视线交点,娜塔莎莫名觉得这幕十分熟悉,甚至有一种莫名情绪击中了她,那种让她彻夜难眠的汹涌情绪,就像突然爆发的山流迅速占领了她潜意识里每一处细小空隙,她张嘴想要说些什么,又被突然哽住。

    他们踩着水花找到一个废弃报亭,被彻底使用过的外套散发出涤纶特有的闷湿气味。那一小片狭湿空间紧凑地捆住了她,她几番被突至情绪打断思路。

    也是这样一个大雨天气,视线平行出去是一座高耸铁塔,她甩开一把黑伞笑得轻扬明快,踮着脚尖和着雨水拍子踩舞步,身旁是那人冰凉的胳膊正轻托她的腰...她叫他亲爱的某某某先生,他捻着嗓子回她亲爱的罗曼诺夫小姐。

    她想起了什么,遥远而不知名的过去在她那经历过无数次清洗的大脑深层露出冰尖。  

    “怎么了?”他伸手拧干她湿答答的长发,见她不答,又补一句“娜塔莎”。

    她回过神眼睛重新聚焦上他,苍白嘴唇印两颗淡红牙印,她突然向前一小步用手环住他宽厚背部,侧脸熨上他汗湿胸膛,她给了他一个拥抱,却一触即离不足两秒。

   “我该回去了。”她把手背到身后,被这猝不及防破裂的记忆打败。

   “是。”巴恩斯闷声回答。

   “明天见”,她后退几步冲他挥手,“明天见…亲爱的巴恩斯先生。”

   “明天见”,他冲她眨眼告别,“亲爱的罗曼诺夫小姐。”

   明天就该放晴了。得去看看那座教堂。


    “我喜欢雨,别挡着我,亲爱的巴恩斯先生”,她把他手里的伞推远些,脚尖踏地在舞一曲美妙芭蕾。

   “噢”,他勾住她的手用力将她揽进怀里,语气揶揄与她如出一辙,“那摔倒的责任可不在我,亲爱的罗曼诺夫小姐。”

   

——————————————————————————

纯粹想吃糖写了篇甜的,质量不高看看就好哈哈

评论(2)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