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ature-wild

不喜欢RDJ和Watson小姐的退散退散

盾铁 喜欢one-shot

喜欢 盾铁(一发完)

    事关一头爱尔兰麋鹿。十分离奇的争吵的起源。

    “那对角害了它们,诚然,在冰川还未解冻的初期,那对繁复美丽的角使它们成为森林里被众生灵艳羡的对象,但好景不长,气候变化导致了冰川融解,洪水期来临,麋鹿们有着先天优势,它们拥有两条纤长且发达的腿,这使它们能飞快地拨动两只小巧的蹄子,它们本应顺顺利利地度过洪水期,但——回到最初,那对角害了它们,那顶备受艳羡的皇冠狠狠地卡在了树枝的分杈上,它们动弹不得,直到洪水浩荡而来,从它们厚实的蹄子和结实的小腿一路向上,淹没了整具身体,摧毁了这支高贵而美丽的麋鹿族群。而后的考古发现也证实了这一点,它们的化石大多仰着脖子,鼻孔朝上,这些可怜的天生的贵族,直至最后一刻才明白——”

     “哔——”电视被关掉。

     “托尼?”

     “它们应该是被小鸟的粪便呛住了喉咙,扬起的鼻孔应该是要咒骂那些可恶的站在树杈上拉屎的野鸡,或者其余什么飞禽。”

    他挑着眉毛阴阳怪气表达自己的不满,史蒂夫一时间想不出什么法子去堵住他那张可恶的嘴,托尼看着他不上不下纠结的脸感到满意极了,他决定乘胜追击。

    “没怎么吵过架吧我的好队长,以后少看这种科普节目,你得多看点脱口秀明白吗?七十年前那套以德服人过时啦。”

    他眉飞色舞的样子真讨厌。

    “但是…”史蒂夫犹疑着开口。

    “但是什么?”托尼夸张地把眉毛挑的更高。

    “但是…”他有点儿犹豫,不知道这个答案符不符合堵上他嘴的那个标准。

    “有话直说史蒂夫,别吞吞吐吐的像个小姑娘。”

   史蒂夫被小姑娘三个字惹毛了,他赌气似的踹了托尼的小腿一脚,一口气把憋在嗓子眼儿里的话吐了个干净:”但是它喜欢呀,它喜欢它的角,就算为了那对角死掉。”

   托尼被噎住了。这回换他开始纠结。史蒂夫看着那张像吞了一坨大象粪的脸不知道该继续说还是就此打住。

    “哦,”被哽住的人终于打开声道,但这个单音实在太突兀,有点像他打了个嗝。他不自在地清了清嗓子,继续说:“你认为,喜欢比...命还重要?”

   史蒂夫皱眉。这个他倒没想过。他刚刚满脑子里都是怎么让这人闭嘴,怎么让这人把那些尖酸刻薄的话吞回肚子里去,没留什么余地想要怎么补充自己的答案。

   “可能...吧。”

   托尼显然注意到了他的心虚,没说话反而眯着眼睛看过去。

   “看情况吧,我是说,总有什么东西比命重要嘛,对不对?”

   “当然,”他回答他,在史蒂夫惊诧他竟然不再跟他抬杠之前又迅速拐了个弯,“的确有很多东西比命重要啊,但不可能是喜欢,谁会因为什么’喜欢’去死啊,反正我不会。”

    “哦…”这回轮到史蒂夫打嗝了,“我知道了。”

    有湿漉漉的东西缓慢爬过他心底,他搞不清那是什么,反正不太舒服。

    “你…知道了?”

   “嗯。知道了。”

   知道什么了你?

   知道你不懂喜欢,知道你不知道我喜欢你,知道你没有喜欢过人,知道你…不喜欢我。

  谁说我不喜欢你?

  以上皆是假设。史塔克工业应该尽早发明心灵通讯的。

#

   “早安,队长。”托尼咬着一片面包口齿不清地问他好。

   “早安,托尼。”他在他对面坐下。

   “今天有任务吧?”托尼往面包片上抹了一勺蓝莓酱,想了想,又把大个子的面包片拿过去,抹上了满满两勺蓝莓酱。

   “嗯,”他接过那片已经变成紫色的面包,“你呢,你今天休息吗?”

   “对,”牙齿陷入松软的表层,果酱馥郁的香气填满整个口腔,他咬下一大口,心满意足地充分咀嚼后吞下去,“羡慕我吧,我这周休息三天。”

   “不羡慕,”史蒂夫飞快扫了一眼他的手臂,上面还打着白花花的石膏,“我宁愿每周只休一天,也不愿意拖着条断手到处走。”

   “嘿,”托尼不满瞪了他一眼,“你会不会说话啊,”埋怨他一顿后,托尼警惕地望了望四周,在史蒂夫认为他脑子也有病之前神秘兮兮地开口:“我其实早就好啦,装病呢,不信你看,”他抬起另一只完好的手,扣起手指用指节“咚咚咚”敲在严严实实的石膏板上,“别告诉独眼局长和寇森,我想再玩两天。”

    史蒂夫没理会他的挤眉弄眼,反而抬手往耳朵里按了一下,“你都听到了,寇森,我就说他早好了你不信。”

    托尼愣住。

    “让他跟我一起出任务吧,这次?嗯,我也觉得让他打头阵比较好,毕竟他的盔甲防弹,这次又是个军火商,”他停顿一会儿,抬眼瞄了一眼对面还处于石化状态的人,“他呀,他挺乐意的,”他一边说一边盯着托尼抽搐的嘴角,抽搐的幅度越来越大,小胡子一抖一抖,史蒂夫终于没崩住笑了出来,“骗你的,笨蛋。”

    “…什么?”托尼被他一连串行云流水的动作搞得有点懵。

   “我没有跟寇森说话。我刚刚…”他想了一下,决定不要把事情搞得太僵,“我刚刚整你的,你居然没看出来,你真笨。”

   “…我…真…笨?”

   “嗯,”他认真点了点头,“你真笨。”

   “罗杰斯你!”他压住自己想泼一杯水过去的手,四处环顾后抓起了一只蛋挞朝史蒂夫扔了过去。

   “吧唧”,软软的早点在他白色的衬衣上翻了个滚后咕噜噜掉到地上去了。托尼看着他衣服上一串油乎乎黄焦焦的污渍觉得自己很明智,泼水干掉根本看不出来,还是这种油腻腻的东西管用。

   “…咳,”史蒂夫把拳头放在鼻子下面轻咳一声,然后扯着自己脏掉的衣服摇着脑袋轻声说:“托尼,你可真幼稚。”

   他很想把他的鼻子打歪。连同眼睛,嘴巴,下巴,他很想把他变成一个彻彻底底的大猪头。

   史蒂夫没理会他刀子似的目光,他拿起托盘站起身,居高临下的对还处于震惊状态的小胡子扬扬下巴:“把你的垃圾收拾干净,既然你已经痊愈了的话。”

   托尼狠狠瞪了他一眼,咬了一大口手里的面包,那阵势就像在咬他的肉一样。

   史蒂夫摆摆头,懒得再跟他计较。

——————————————————————————-

   第二次争吵仍然事关一头爱尔兰麋鹿。依旧十分离奇的争吵的起源。

   托尼不懂史蒂夫为什么老是喜欢看动物世界这类型的片子,那种老掉牙的东西就该跟那头该死的爱尔兰麋鹿一起被毁灭掉。

   “生物进化的过程十分美妙,器官的生成并不取决于伺主的喜欢与否,它们会自动进化为最适应当前环境的形态,即怎样的环境决定怎样的进化水平,从远古的恐龙到冰川时期的爱尔兰麋鹿,再到现今的人类,貌似错综复杂的进化过程,其实用很简单的四字来形容,便是适者生存。在这一点上,没有生物能比上你家下水道里的蟑螂…”

   “哔——”

   “嘿!”

   托尼懒洋洋地把遥控器扔到地毯上,再懒洋洋地在涨红了脸的史蒂夫身边坐下来。

   “放松,队长,”他像对付一只炸了毛的暹罗猫似的安抚地拍了拍他的手臂,“告诉过你,看这些对你融入21世纪毫无用处,你得看点其他的,比如我上星期参加的那个深夜秀…”

   “对你的自吹自擂没兴趣,史塔克,”他一巴掌拍掉他的手,“不看我也知道你说了些什么,保护人类是你的责任,对于地球的安全你责无旁贷,哦对,我猜你还会花上五分钟大肆宣传你刚成立的海地基金会,那是干什么的?捐钱给海里的鲨鱼改善伙食吗?”

   “嘿!”这次轮到他炸毛了,“好好说话行不行!第一,那是个娱乐节目,我们没有讨论地球和平问题,第二,我的基金会援助的地方是秘鲁,跟海地差了十万八千里!”

   “哈,”史蒂夫嘲讽一笑,“那就是给秘鲁的鲨鱼改善伙食,有什么区别?”

   “你今天存心跟我过不去是不是?”托尼气急败坏地狠掐了一把他的胳膊。

   史蒂夫皱着眉毛轻而易举拍开了他的手,“谁让你乱关电视的?”

   “我那是为了你好——”

   “我不需要你为我好。”他硬邦邦地回答。

   这话一出口,他就后悔了。

   对面坐着的小胡子脸上贱兮兮的表情不见了踪影,取而代之的是一丁点不为人察觉的受伤。史蒂夫感到有点愧疚,也许他是真为了他好呢?

   “嘿——”他尝试着去捏他的手臂。

   “别碰我,”托尼一巴掌扇开他的手。

   “嘿,”他拽住他准备离开的衣角,硬生生把他扯回了沙发上,“听着,我收回,好吗,我不该那样说,抱歉。”

   托尼没理他,依然在使劲掰他抓住他衬衫下摆的手指。

   “抱歉,托尼,”他松开他的衣角,转而握住他的手,“抱歉,我不该那么说你。我知道你是为我好。”

   小胡子的动作顿了顿,他低头扫了一眼他正盖在他手背上的手指,罕见地没有说话。

   “好了好了,托尼,”他像哄小孩似的捏着他的手指左右摇,“不生气了,我以后再也不这么说话了,嗯?”

   托尼心里还是有点生气的,但看到面前像只大型拉布拉多犬的美国队长,他一肚子的火却又不知道该怎么发出来。

   “嗯。”他冷冰冰地从鼻子里憋出一个字。

   “那…那…”

   “我不喜欢他说的那些话。”他打断他犹豫不决的嗓音。

   “…嗯?哪些话?谁说的?”

   “电视里那个,他说,生物的进化,与他们的喜好无关。”

   史蒂夫愣住了。他看着眼前这个明显还在别扭的男人不知道接下去该说些什么。

   “唔...能告诉我为什么吗?”

   托尼把手翻转过去,用手指轻轻挠了挠史蒂夫的手心,“你知道,人类总是口是心非的。我知道进化是为了适应环境,但谁又能否认我们变成现在这样不是因为喜欢呢?”

   史蒂夫皱起眉头,没太懂他的话。但他认真的样子真迷人,他晕晕乎乎地想着。

   “总是有人给我们选择,什么是好的,什么是不好的,”托尼没理会他迷茫的蓝眼睛,继续说着,“但好与不好有什么关系呢,那一点都不重要。”

   史蒂夫更迷惑了。“能…具体阐述一下吗?”

   托尼翻了个白眼。他不会是在冰里被冻傻了吧。

   “打个比方,我觉得娜塔莎很好,又美又聪明,杀人干脆又利落,可我不喜欢…”

   “你那是不敢喜欢吧…”史蒂夫忍不住插了句嘴。

   “你到底还听不听?”托尼报复性地捏了一把他的虎口。

   “你继续,你继续。”

   小胡子白了他一眼,接着说:“还有,我觉得寇森也很好,工作认真负责,人品也不错,不过我不喜欢。我知道少喝咖啡多喝水很好,对身体好,还能改善精神状态,可我不喜欢,我就喜欢把咖啡当水喝。”说完这句话,他抬头状似不经意地瞥了一眼对面的金发士兵,他紧皱的眉毛和迷茫的眼睛告诉他他还是没懂他到底在说什么。

   笨蛋。

   他在心里骂了一句。

   深吸一口气,他坐直身子看向旁边人的眼睛,“还有,我觉得你很不好,专制又霸道,像个神经兮兮的敢死队头子,而且你还很老土每天都穿那件土了吧唧的皮夹克,你还不愿意听别人的意见,不愿意让别人制定作战计划,每天准时准刻,吃早餐,训练,出任务,像个上了发条的机器人,而且你还不泡夜店,你的人生就像一张白纸毫无乐趣——”

   “嘿!”史蒂夫生气地甩开他的手。他简直想伸手把面前这个胡说八道的小胡子掐死。

  托尼瞥了眼他气鼓鼓的脸,扑哧一声笑了出来。他重新把他的手捉进自己手心里,手指不停摩擦着他硬硬的指关节,他弯着嘴角低头想了好一会儿,直到史蒂夫的手心开始冒出一层细微的轻汗,他才抬头重新看向他湛蓝的眼睛。

   “——可是我喜欢。”

   意料中的欣喜若狂并没有出现,托尼拧着眼睛掐了一把他厚实的掌心,“喂,”他抬起一只手在他面前晃了晃,“你吓傻啦?”

   史蒂夫突然捉住他不安分的手,仍然错愕地盯着他巧克色的瞳仁,“你,你刚说了什么?”

   托尼不耐烦地啧了两声,用力想把自己的手从他掌心抽出来,“过了那村没那店,别想我再说第二次。”

   史蒂夫猛然攥紧他的手,结结巴巴地重复他之前的话,“你说…你说你喜欢?”

   托尼被他的蠢样逗的又笑了起来,他轻轻捏了捏他的手指,把屁股挪过去挨他挨的更近些,“是啊是啊,我说我喜欢。”他顿一会儿,像是在酝酿什么情绪似的,直到最后史蒂夫忍不住戳了戳他结实的小臂后,他才抬起头看向他。

   “我说,虽然你是这个世界上最蠢的大混蛋,最让人难以忍受的老冰棍,最道貌岸然的伪君子,但我还是喜欢你。”

   史蒂夫抿了抿嘴唇,决定不跟他一般计较。

   “我…我也喜欢你,托尼。”

   意料中该得到的回应没有出现,托尼反而翻了今晚上第三还是第四个白眼。

   “早就知道了。你以为我是你吗,迟钝得跟变了身的绿胖子一样。”

   史蒂夫拧了拧眉毛,还是决定跟不跟他计较。

   “那…那,你是从什么时候…?”他犹犹豫豫地不知道该问什么。

   “从什么时候喜欢你,嗯,第一次见面吧,那时候你还在冰里。至于什么时候知道你喜欢我的,哈,这世上难道会有人不喜欢伟大的钢铁侠?”他沾沾自喜地摇起了脑袋。

   这次轮到史蒂夫翻白眼了。

   “好了好了,”托尼轻轻用拳头碰了碰他的胸口,没有再插科打诨,“自从我能看到你的心开始,”他把手放在他心脏的位置,任由那颗砰砰直跳的柔软器官隔着一层肌肉猛烈锤击他的掌心。天知道他现在的心跳其实比他还要快。

   “上次,”他继续说着,“上次我们关于那头愚蠢的麋鹿吵架的时候,我就看出来了。” 

   “那你还…?”史蒂夫不解他为什么看出来还表现的像个天字第一号大蠢蛋。

   “总不能你一说,我就上赶着答应吧。我可是伟大的托尼.史塔克,哪里有追着别人跑的份?”他又得意洋洋起来。

   “…好吧。”史蒂夫狐疑地看着眼前的小胡子,蠢驴才相信他那张满口跑火车的嘴呢。不过他不打算继续追问,事情能变成这样,已经算天上掉馅饼刮风刮彩票级别的好事了。

   托尼看着他怀疑的表情,知道他没买他的账,不过他也不打算解释。事情能进展成这样,完全是他天天故意在这个点儿点播好动物世界的劳动成果。一开机就是动物世界,他把所有的频道都换成了动物世界,他想换台都没办法的。

   至于他上次为什么表现的那么混蛋,完全是因为他不想让他那么快得逞,女人们不是总说太容易得到的东西不会被人珍惜吗,而且他也有很多顾虑,要是被别人知道美国队长和钢铁侠在一起了,那场面不亚于全世界的原子弹一起爆炸,而他们俩就会变成那朵丑了吧唧的蘑菇云。还有独眼局长和寇森,鹰小鸟和红发女特工,该怎么跟他们交代,也是件不可忽视的大事...

   总之他是不会承认那是因为害怕的。

   伟大的钢铁侠永远不会害怕。

-----------------------------------------------------

以前写的没写完的梗,献给所有辛勤产粮的小天使,和不嫌弃我渣文笔的小可爱们!

   


评论(11)

热度(77)